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

更新时间:2021-09-11 10:26:34

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 连载中

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孤今寒 分类:穿越 主角:玉舒娥小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孤今寒原创的穿越小说《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玉舒娥小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是玉府千金,却连续被人休了八次,直到第九次遇见了他。 他是金府公子,天生痴傻,不喑世事。 媒婆一根红线,说的她才貌双全琴棋书画,说的他一表人才俊逸非凡。 两家愉快的定了亲事。 这一次,媒婆诚不欺她,他不会休妻,因为他傻。 “傻子,如果有人欺负我,你该怎么做?” “打他!” “傻子,如果以后有人想抢走我,你要怎么做?” “抢回来!” “傻子,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玉家的人了,你来叫我一声夫君听听?” “娘子。” “你说什么?” “……” “等等,你不傻了?” “不,我是个傻子。” “你再说一遍?”玉舒娥拔腿追上快要逃出视线的金二公子,“是傻子你就别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春末夏初,短短一月,暖风拂柳,花开锦簇。山庄上下早已视玉舒娥为少夫人,平日大小事务都听从玉舒娥调遣,就连他们的傻公子也开始变得正常,经常见两人同时出现。玉舒娥有时故意欺负他,躲在屋内,急的金二公子到处找寻,甚至嚎啕大哭,最后终于在众人的劝说下,玉舒娥才肯出去哄他。

  “真是个傻子。”

  屋内,荷叶取出一件烟紫色彩蝶长裳为玉舒娥更衣,“小姐,你好像瘦了?”荷叶说着,看着长出一截的束腰带,笑道:“真好。”

  “天天哄一个傻子,能不瘦吗?不过我突然觉得,他也很可爱。”玉舒娥自语,笑问:“爹娘应该已经收到信了吧!”

  荷叶苦笑,回道:“万一老爷知道了金二公子是个傻子……”

  “生米煮成熟饭,还能怎么办?”玉舒娥摊手,无可奈何。

  荷叶苦着脸,哀叹:“小姐,你真——”

  “少夫人、少夫人!”

  荷叶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荷叶闻声忙打开屋门,来人是管家金胤,跑的气喘吁吁,头上的帽子都歪倒一旁,看到玉舒娥,先喘了口气,递出封信,道:“金府传信,说、说夫人、夫人她……”

  两人的事情这段日子早已传回金府和玉家,玉家那边什么情况不得而知,但是金府已经开始张罗这门亲事。不过看金胤神色,玉舒娥接过信,大致看了一番,神色淡然,回道:“亲事推迟?嗯……也对,什么时候启程回金府?”

  “就这两日。”金胤回道,但看他忧心忡忡,这件事好像没有那么简单,荷叶暗暗担心,看了眼玉舒娥。

  “先收拾行李,你想说什么路上再说。”玉舒娥吩咐道。

  金胤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重重点头,转身退下。

  “小姐?”荷叶疑问。

  玉舒娥道:“金二公子是金王爷的妾所生,母亲地位不高,儿子又是个傻子,这次邀我与他一同回去奔丧。”

  此事来的突然,山庄上下顿时乱作一团,这班侍女仆役有些是从金府带出,偕了自己的家眷,早已打算在这里安家,有些则是柳花村的人,好在庄内还有一个忠心耿耿的金胤,玉舒娥交代下的事,全都由他负责,人员安顿的倒也妥当。

  “岚城不比玉城,而且又是金府,我听说金府长公子金千弦早年拜入谪仙云岭门下学习仙法,他的师父正是云岭仙君忌阳禀赋。如果你与我去,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玉舒娥警告黎戎。

  黎戎轻笑,眉宇间像极了琥魔,但比琥魔更通人情,“主人命我协助妖尊大人,如果反倒受妖尊大人保护,黎戎死有余辜。”

  “唉……”玉舒娥摇头,“你真不愧是他生的,我说不过你,不过咱们先说好,你得听我的话,如若不然,我就把你赶回去,再去给琥魔告状。”

  “黎戎谨记在心。”黎戎笑道:“不过……”

  “没有不过。”玉舒娥打断,“琥魔的坏毛病不要学,既然跟我,就学学我,祸推给别人,锅甩给别人,安安静静做个无用之人,嗯?”

  “黎戎谨遵教诲。”黎戎毕恭毕敬的回道。

  岚城不比玉城,三府神州河州最繁花的鹤都之乡,素有鹤城之名。金皇世家更以鹤图象征,鹤在这里自然享有非比寻常的地位。

  宽阔的街道两旁人声鼎沸,来往客商络绎不绝,金府马车浩浩荡荡的闯过大道,有好事者指指点点,但更多的都是默默让开。

  玉舒娥掀开帘子,远处高楼白鹤,栩栩如生真假难辨。玉舒娥搜寻记忆中关于岚城的事情,只有几个零星片段。

  “小姐,这次和那一次不一样。”荷叶见她眉头微皱,还以为她想起上一次被休的事情,慌忙开口道。

  “这里是不是离谪仙云岭更近了?”玉舒娥问道。

  荷叶点点头,不明所以,“嗯,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难怪。”玉舒娥怅然,“我以前就不怎么喜欢这里。”

  街边酒馆的旗子上,大大绣着一个鹤图,玉舒娥看着别扭,收回视线,又看另一边,平湖如镜,湖中一座小小山丘,一片嶙峋假山后,慢慢踱出一只白羽仙鹤,芦苇茂密,丛丛一片,白羽仙鹤慢步岸边,忽而又有一只白鹤掠过湖面,落在它的面前,双鹤起舞,恩爱非凡。

  “主人,你有心事?”妖灵雀儿问道。

  玉舒娥用荷叶听不到的话,缓缓开口道:“我以为他是皇帝,不需要我帮他做什么,没想到才六百年,物是人非。”

  “雀儿要找出他的后人吗?”妖灵雀儿立刻会意。

  玉舒娥“嗯”了声,“虽然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我还是想知道,这六百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姐?”

  马车忽然停下,玉舒娥回神,荷叶掀开帘子朝外看了眼,回头道:“小姐,前面好像出事了。”

  前方酒楼围观众多,推推搡搡交头接耳,把一条宽敞的大道堵的严严实实。

  “哎哟,这不是金府的马车吗?”识相的立刻让出一条路,马车缓缓向前行驶。

  “发生了什么事?”有人眺望着问。

  “嘘!小声点,王捕头说七月姑娘被女妖附身,你信么?”

  “就是那个唱戏的七月姑娘?”

  “嘘!喊什么?除了她还有谁?”

  一阵窃窃私语,玉舒娥放眼望去,人群当中,黑衣捕快粗鲁的拖着一名鬓发凌乱的瘦弱女子,“快走,是不是你,等到了衙门自有公道。”

  “不是、我没有……”瘦弱女子向后挣扎。

  仙子楼前一片混乱,楼内伙计堵在门口神色慌张,想要帮忙又不敢上前。

  “王捕头,您是不是弄错了?七月姑娘怎么可能……”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黑衣捕快目光一冷,再也没有人上前说话。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是无辜的……不是我……”女子被黑衣捕快拽着头发在地上挣扎,哭声凄惨,脸上的妆花了一片,“不是我、不是我,求求你……”

  “带走!”黑衣捕快一声怒喝,两名捕快迅速将人提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