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戏精她苏破天际

更新时间:2021-09-11 10:11:30

戏精她苏破天际 连载中

戏精她苏破天际

来源:落初 作者:木清音 分类:科幻 主角:赵青夏安青夏 人气:

火爆新书《戏精她苏破天际》是木清音所创作的一本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赵青夏安青夏,书中主要讲述了:委托人:我辜负了ABC,被XYZ欺凌至死,请帮我弥补报仇!安青夏:好。系统:宿主住手!ABC是无辜的!恶意任务失败十倍惩罚!安青夏:隐形渣男渣女了解一下?委托人: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双倍报偿请收下!系统:真香。隐形BOSS: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安青夏:沉迷任务,无心情爱,再追我就攻略了你!作者完结文《重生逆袭:肥妻大作战》、《名门第一宠:千金归来》、《空间灵泉:农女巧当家》欢迎围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够了!你们别胡说!”

于建斌忍无可忍地爆发,再也维持不住知识分子的清高人设,恼羞成怒地拖着安青夏就走。

“你惨了,被大学生记恨上,小心半夜给你们家猪圈鸡笼里头下药,哈哈。”

身后村民嬉笑戏谑不停,比树上聒噪的鸣蝉还叫人烦躁。

“夏夏,咱们夫妻俩的事,以后能不能别闹到外头去?多丢人。”

于建斌闷头走了一条街,连做几个深呼吸,勉强压住心头的恼火说道。

安青夏白他一眼,打从心底腻歪这个伪君子的惺惺作态,不假辞色地嘲讽:

“反正你见天也不在村里呆着,丢的又不是你的人。”

“夏夏!”于建斌威严接连被挑战,心底浮现事态失控的不妙感觉,还不死心地想要卖弄唇舌说服她,却被对面赶来的赵老娘打断。

“建斌,你咋把青夏拉来了?她还发着烧呢!叫你找的车呢?”

赵老娘心疼闺女,对不知道体贴人的女婿也有了意见。

“车还没来得及找……”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饶是自认学富五车的于建斌,对上外号赵大炮的彪悍丈母娘也犯怵。

“那你这老半天干什么了?光折腾我闺女?她还病着呢!”

赵老娘惦记着叫闺女上城里跟女婿住的事,撇撇嘴压下满肚子邪火,也不指望读了一肚子酸书的毛脚女婿了,干脆自己跑去相熟的人家找车。

于建斌冲着被丈母娘大嗓门引来的村民讪讪一笑,低声催安青夏快点走。

安青夏没再跟他废话,俩人一前一后去了于家。

于大娘躺在床上哼唧,听说安青夏那没药了,脸色又难看三分。

“你是不是把我买药的钱都花光了?成天躲你屋里吃独食,你是耗子投的胎?”

安青夏挑眉,没料到这婆婆极品至此!

“你的买药钱?你给过我钱?”

安青夏不留情面的诘问,把于家三口全臊成大红脸。

“怎么跟妈说话的,还想不想好好过日子了?你少说两句!”

于建斌总觉得这女人几天没见,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强忍着心慌训斥两句,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

“车来了,赶紧走!青夏你也回屋穿件厚褂子,一起跟去瞧瞧病。”

赵老娘风风火火回来,在院子里就嚷开,进屋冲闺女使眼色,叫她赶紧收拾包袱,这回进城就在于建斌那住下。

于大娘缓过口气,坚决表示反对。

“我不去!叫赵青夏还给我买上回的药就行,去什么医院,花那冤枉钱干啥。”

“再说了,叫人家医院领导知道,还以为建斌故意占单位便宜呢,工作上给他穿小鞋怎么办?”

听她这话里的意思,像是提前套好的词,一片拳拳慈母之心,全是为儿子着想。

安青夏似笑非笑地瞥了于建斌一眼,这就是他将人留在乡下的借口?太糊弄事了吧。

于建斌浑身不自在,又被丈母娘一双厉害的眼睛瞪着,心里实在是怵她那个炮仗脾气,只好不情不愿地出头,把安青夏之前那套没钱买药的说辞美化一下说了。

“那药很难买。”安青夏干脆断了他们后路。

“于建斌学医的该知道,药物管制这块特别严。人家从国外捎的药本来也没多少,还是看我心诚,被我磨得没法子了,这才松口匀给我一点。”

“人家也是冒着风险的,没露面没留联系方式,一锤子买卖没二回的,所以我才一咬牙一次性买了那么多,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们造光了。”

“亲兄弟明算账,这药钱不是给我花的,我记你们家账上了啊,下月开了工资赶紧还。”

一提起要钱这茬儿,于大娘就蔫了,捂着肚子哼哼唧唧装病。

“什么还不还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夏夏你别闹,我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

于建斌听她再次否认特效药的事,心底失望,语气也冷淡下来。

他从他妈那里换走的大半盒药都用得差不多了,可还有很多成分没分析出来,急需大量样品继续做实验研究。

偏偏这死女人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咬死了就是不肯松口!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时候给她点颜色瞧瞧了。

“青夏这我就不得不说你了,是药三分毒,你随便拿来路不明的药给妈吃,吃坏了你赔啊?”

于大娘跟他母子连心,立马会意,叫唤得更大声了:

“我就是吃那药吃坏了,你们赔钱!”

“我可去你的吧!”赵老娘实在忍不了要开骂,被安青夏猛拉一把制止。

“说多少回了,有病赶紧上医院!拖着不治是想自杀?吓唬谁呢,遭罪的又不是我。”

一场嘴仗就此打住,几人别别扭扭地上了拖拉机,一路突突突地往乡里赶。

乡上有去市里的长途客运车,不过于建斌有认识的老同学,跑去跟人家借了辆拉货的小皮卡,拉着几人风驰电掣进城。

“闺女,我怎么觉着,于建斌这小子不太对路呢。”

赵老娘不晕车,坐在车后斗兜了阵子风,把一肚子火气吹散,越琢磨越不对劲,小声跟闺女咬耳朵。

“是人是鬼咱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安青夏眼皮子不抬,继续闭目养神。

这次的委托任务对于她来说,难点在于确定谁是敌谁是友,然后按部就班地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就好。

像王大富这种明面上的小喽啰,被她随手拿来试验精神异能,一箭双雕地给予惩罚;

叫他浑浑噩噩过下半辈子,以后都起不了祸害人的心思,还被全村人围观耻笑,报复的力度应该还不错,大概能叫委托人满意。

叫安青夏犯难的是于建斌。

从委托人指明补偿他的要求来看,不难推测赵青夏的悔不当初,大有一种纵九死而无悔的倾尽所有万劫不复之感。

可从目前于建斌的表现来看,他很有可能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委托人或许是被愚弄了。

安青夏默默叹口气,心情阴郁。

再慎重点吧,别急着下结论,万一是她先入为主误判了呢。

世事无常,一份以灵魂为代价也要弥补的真心何其难得!

最叫她动容的,还是赵青夏的勇敢。

没有经历过末世的人,不会明白那种极致的失望戒备过后的信任匮乏,如同破镜难圆覆水难收,向往着光明却走不出心底黑暗的桎梏。

置之死地而后生,破而后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的难。

赵青夏尝试着去做了。

安青夏真心实意地期盼,那些付出值得。

否则,她定会叫辜负这宝贵真心的人渣,身、败、名、裂!

“你是于建斌媳妇?你可长点心吧,别让外头狐狸精把你爱人给勾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