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生者不语

更新时间:2021-06-07 00:39:18

生者不语 连载中

生者不语

来源:落初 作者:霍宁h 分类:灵异 主角:小莉刘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霍宁h原创的灵异小说《生者不语》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小莉刘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当幻觉见缝插针,当谎言变成现实,谎言和幻觉你更愿意相信哪一个!——————————第一人称悬疑,非爽文。谢谢大家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不过还好醒的时间跟以前一样——六点钟。

看着满墙的照片,我揉了揉眼睛,昨晚看了一晚上也没有更多的头绪。我没有把照片拿下来,还是挂在那里吧,说不定就灵光乍现了呢,我心想。洗了澡,照例去看了下监控,除了正常还是正常。

我穿好衣服,去了楼下的早餐店。

看来最近刘医生确实经常来这家早餐点,七点半左右都会出现在这里,时间差距都不会太大。这让我想起了小莉,小莉是个极其自律的人,可以说在时间上有很严重的强迫症,她也经常在这个时间点来吃东西。

我突然很想去小莉以前经常走的那条路走一走。

我打了个招呼,“刘医生最近经常来这里吃早餐啊!”

“我发现这边比较方便,也不堵车,就顺便来这边吃早餐了!”

“这家可没有稀饭!”

“你老叫我刘医生,不觉得很别扭吗?你这么天天叫,周围的人都知道我是医生了!”

“那我叫你刘小姐?”

“我大你几岁,你叫我婷姐吧。”

一个快四十岁的人,我叫姐姐好像也不过分。不过刘娉婷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

“行吧,婷姐就婷姐。”

“对了,刘,婷姐。你还知道杨医生以前生活上的事情吗?”我想知道一些杨医生生活上面的事情。我更想知道,他是怎么接触到“龙宫”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刘娉婷一脸疑惑,“我对杨老师的生活了解并不多,他的生活几乎就是三点一线,教室,实验室,家。他好像也没有什么乐趣,不过却在他死前的那段时间很痴迷一件事情,那时候我不知道,死之后我才知道是冥信。”

“你知道他是因为冥信才死的吗?”

“不是!那是官方的消息。如果不是非常必要,谁会砍掉自己的摇钱树呢?”刘医生语气有些急促。

摇钱树自然就是精神病院,听刘娉婷一说,倒有几分道理。如果不是医院出了事情,杨医生的死完全可以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听刘娉婷的意思,她好像也不知道杨医生因为什么而死,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精神病院给她的结果。哼,我算看出来了,刘医生跟杨医生之间的关系恐怕不止是师生关系,而且三点一线不是已经说明刘医生对杨医生生活非常了解吗?

我不再打算去讨论这个事情了。我好像更喜欢这样跟刘医生聊天,在诊所里感觉自己就像是病人,而现在自己却是探索者,感受完全不同。

我一直以为刘医生已经是个已婚妈妈,就算没有小孩,但至少有个婚姻吧。不过今天才知道,原来刘医生到现在还没有结过婚,只是有几次交往。大概这就是女强人吧,但是这种事情,缘分不到,怎么能强求呢?

跟刘娉婷分别之后,我买了份报纸,然后坐公交去小莉生前工作的地方。自小莉出事之后,我还没有在去过小莉工作的地方。

大约一个小时的brT车程就到了。brT在天桥上面,但是小莉工作的地方,到天桥这边还需要过一条马路,小莉就是在这里出事的。我围着周围走了一圈,这里是一个六车道,然后两边都是高楼,出事的时间是下午五点过十分——差不多就是小莉下班走下来的时间。

突然脑子开始不听使唤,视线也变得很模糊,马路在我眼前扭曲,我蹲在地上,捂着嘴,闭上了眼睛,企图让自己平静。

稳定一会儿后,我睁开眼,看着已经恢复往常的马路。

“还魂”仍然在我耳边炸响,不过幸运的是,我除了听不见之外,什么都能看的清楚。我捂着耳朵。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您是不是霍宁先生啊?”

我转头一看,是一群学生,感觉像是高中生,谁知道呢,现在高中生和初中生大学生没什么两样的。

“是,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然后,后面一群孩子就开始说,“真的是霍宁哎!”“哇,你看他新书没有,真的很有意思,我看两遍了,都还是有点迷糊。”

“那您能给我签个名吗?”一个穿着看起来十分奢侈的男孩,推过来一本书,书印刷得十分精致,但是上面任何防伪标签都没,显然是一本盗版。

“小帅哥,我可以给你签,但是我不能签在这一本哦。”

然后男孩就跑走了,我觉得奇奇怪怪的,然后我给其他的小孩签了名。

一群小孩只有一个小孩是盗版书,我不知道是不是不良商家在正版书里夹杂着盗版卖给小朋友,我就顺口问了一句,

“你们认识刚才那个男生吗?”

“不认识!”“他是谁啊?”总之所有的人给我的答案都是不认识,这让我觉得愈发奇怪了。

这群高中生离开之后,我冥信的状态好转了很多,现在我已经自然而然把我的状态归为“冥信”了。

我打算去对面的咖啡店坐一会儿,那里除了咖啡还有书本。

其实我的每一本书写完之后都很少再去刻意阅读,但是最近的这一本,闹出的事情这么多,我倒打算去买来看一看。我坐在了靠路边的位置,这样可以看到马路过往的行人,满足一下我闲暇之时喜欢去观察别人的习惯。

我刚摊开书,那个男孩又出现在了刚才的地方。他发现我正在看着他,因为他正在看我。这个男孩好像非常得警觉,在我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把视线投到了我身上。

不一会儿,他向我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他那一本盗版书。

“霍宁先生,我这一本书为什么不能签名?”

“因为他是盗印的,我不能签字,这会给我带来麻烦。”

“这本书不是盗印的!是我爸爸印的。”

“你爸爸也不可以随便盗印别人的作品啊。”我有点不耐烦了,也不知道他爸爸盗印了多少这样的书,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

“我爸爸是王映。”

“你爸爸是王健林也.....等等你爸爸是谁?”我心里咯噔一下,王映就是王编辑!可是他的儿子不是在国外读书吗?

“你是王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凯拉开了我对面的椅子,坐在了我的对面。他把那本盗版书放在了桌子上。“我爸爸去世之后,我就回国来操办他的丧事,这本书是他死之前印的。”

“你怎么知道这本是他死之前印的。”我拿起这本书,仔细打量了一下,的确制作和印刷跟王编辑那家出版社很像。

“这是出来的第一本书,因为当时好像有一些问题,这本书就没有防伪标志,这本书就一直存在父亲的办公室里,后来警察带走了原稿。这本就被我找到了”

王凯说话的时候情绪十分稳定,让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高中生死了父亲之后的精神状态。我居然不能从一个刚刚死去父亲的人的眼里看到一丝悲伤,或者说,甚至不能看到一丝情感。

如果这是第一本,那很明显,这本是的背后有“龙宫”的字样。我突然意识到不好,我不想王编辑的孩子也遭受“龙宫”的伤害!

“这本书你看了吗?”我把书放回了桌上。

“我想看,但是不敢看!”王编辑的儿子,把放在桌子上的书拿了起来,“刚才我去计算红绿灯时间去了。”

小王可能知道他父亲是因为什么死的,但他不确认是不是跟我有关。不过他计算红绿灯干什么。

“没看就好!那你把书给我,我把这本正版给你。”说完我在正版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看来你不是!”小王奇怪的话语让我摸不着头脑。

“我不是什么?你计算红绿灯干什么?”

“我雇了不少人去查我爸爸的死因,没有一个靠谱的答案。后来在父亲的办公室中,看到了一垃圾桶的纸,都是被碎纸机碎过的。我拼凑了好久,才看到‘龙宫’两个字,但是字迹显然不是父亲,我就想到我雇的人,其中有一个告诉了我冥信的事情。”

他振振有词,“我猜想父亲就是死于冥信。刚才我看你签名,我就知道那个‘龙宫’一定不是你写的。包括你书后面的‘龙宫’也不是你写的。”

王凯沉默了一会,“我爸爸告诉我,你是好人。我妈妈说你把这本书的全部收入都给了我们家,但是那是你欠我们家的。我爸是替你去死的!”

说完,小王带着正版书走了。

自从我惹上冥信后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刚刚的对话虽然始料未及,但我竟也觉得见怪不怪了。王凯竟然已经查到了这么多了,甚至有人想杀我这件事情都知道,不过他为什么那么肯定这个“龙宫”不是我写的?

我打开了那一本盗版书,看到后面的“龙宫”,我还没有仔细研究过。这个字跟我的字很像,但是写字的停顿点不一样,如果不是我经常手写书稿,可能这个字就能蒙混过去,这是有人在模仿我写字?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很担心小王,因为他知道父亲的死因,但却不知道“龙宫”的危险。我很想劝他放弃,出国去好好念书。但是有些人就是那样,决定的事情就很难去改变。大概这跟我很像吧,想到这里,我也打消了给他母亲打电话的念头。

说回红绿灯的事情,王凯说他在计算时间好像是在告诉我什么。我想起小莉,在五点下班之前会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在五点准时离开办公室,然后下三楼。到路口刚好一个红灯,等红灯结束正好过去。刚才小王差不多消失的时间也是那么久,但是我不明白他计算红绿灯做什么。

我抿了一口咖啡,摊开书。以后总有机会再见到的。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后面有人在问他的朋友关于警察怎么用相机定位的问题把拉回了现实。

“哥哥,你说霍宁他们怎么用图片定到罪犯的位置的呢?”

“其实原理很简单啊,一般相机的物距都很远,而像距很近。只要找到图片的焦点,自然就能定位到相机的位置,从而确定最罪犯的位置。这是最基本的定位的方式,小说中的罪犯是一个很自大的人,他每一次现场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还给警察发图片挑衅,虽然警察通过定位能够去查到罪犯当时的站位,但是现场清理的很干净除了被害人什么都没有留下。这些图片本来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但是罪犯犯了一个很致命的错误,就是他的身高,因为他每一次照片中,视线和地面的角度都是差不多了,这也就揭示了他的身高。”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凶手故意举起相机或者踩着板凳,作案之后带走呢?”

“额,这个哥哥也没有想到,大概后面会讲吧。”

我本想去解释一番,转念一想,不如让他们自己去看吧。但是他们的对话却给了我意外的提示,警察不是通过凶手炫耀的照片的焦点来确定死者的身高的,而是通过照片的焦点来确定作案方式的,凶手是个极其残忍又自大的连环杀人凶手,那他一定不愿意自己的作品被人忽视,但是又不愿意被警察发现,就只能记录在自己的照片当中,让所有的人都迷茫才能使他开心。因为他每一组图片,一定有一张图片的聚焦范围是他的杰作。

那么我之前在研究那些照片的时候,都在想相机该怎么放。从来没有去想相机聚焦的位置是什么地方,原来我一直忽视了的是照片最重要的中心部分。想到这里,我快速起身。我得去买一些激光笔,我要知道这些相机的视线都交汇在什么地方。

这时我手机响了,是舒瑶打过来的。

“喂,宁哥,你下午什么时候出来,晚上的作家晚会!”

“我知道,但是我现在在外面,我没有开车。”我想自己反正都要去买激光笔,正好就让舒瑶去五金市场来接我吧,“我等会去买激光笔,你到城南建材市场来接我吧。”

“好的,我收拾好就过去。”

我去了我买监控的那家店里,买了三十只激光笔,我忘记一共有多少个相机了,但是有三十张照片,我正好看看。今天说不定还能见到方爷爷,到时候一定要问一问。我在建材市场门口张望了一会儿,不一会舒瑶的车便开了过来,看我提了一大包的激光笔,手里还拿了一本书。

“你买这么多东西也不开车!”

“我本来没想去买激光笔的,但是被我新书启发,说不定能找到一些不一样的线索呢!”

“真的?那我们晚会结束去看看!”

“我想应该有大发现吧!”

“上车吧!今天都是一些老人,你能多聊就多聊几句。”

“为什么邀请我参加这种聚会啊,不都是些文学巨匠吗?”我打趣的说到

“我也不想参加这种事情的,我外公非要我去认识一下,说以后有帮助。关键外公点名了让你去。”

“点名让我去?”

“对啊,外公说你父亲以前也参加。而且只要告诉你,你父亲也参加,你就一定会来。”

“方爷爷还真是了解我!”我对父亲了解的很少,大概只知道他是一个地理老师,功夫很好,小时候还教了我不少。这是一个机会,了解那个我最陌生的熟悉人。

“外公知道你是霍晋坤的儿子之后,就想邀请你来了!嘿嘿,但是他不知道我早就叫你了。”

“对了,这个晚会跟我父亲有什么关系吗?”

“听爷爷说,之前霍叔叔也是常驻成员之一,后来失踪了。”

“这么说,方爷爷认识我父亲了?”

“我也不清楚,但是感觉不会太陌生吧,毕竟这种聚会很私人的。”

算了,我想舒瑶也不知道什么,那就到时候问一下方爷爷吧。

很快就到了,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庄园,门口已经停了不少车了,嗯,的确都是一些有钱人,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把激光笔都放在了车上。门口有两个保安,在不停的检查来的人手里的请柬,我好像没有,不过跟着舒瑶,我好像不需要。就这样我们两个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舒瑶一进去就有不少目光投在了她身上,当然还有一些目光投在了我身上——让我有一点不舒服的目光,不过这些都无光紧要。因为一个很熟悉的人也在看着我——刘娉婷。

“舒小姐,晚上好。”一个拿着酒杯的男生走了过来,他很帅,但好像不如我,至少我这么觉得。

看到舒瑶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我拉着舒瑶走开了。舒瑶小声的给我说,“他父亲是一个不小的官。你不怕得罪他?”

“跟你父亲比呢?”

“那可能还要差点。”

“那你怕他做什么?”

“鬼知道这些人心里想什么。”舒瑶顺手拿了一杯果汁,也递给我了一杯。“反正我不想招惹他们,也不想他们招惹我。所以去了外公这家报社,省的他们天天烦我。算了我们先去见外公吧。”

“喂,老不死的,你是谁啊!”那个帅小伙跟了上来。

我自然是不想理他的,毕竟比起周围的这些人来说,我还不算老。帅小伙好像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走开了。

“你不怕他?”

“我家里的东西我都不怕,为什么要怕他”

“人比鬼可怕,哈哈哈。”

舒瑶的外公坐在里面的会议室,还有两个其他的老人。

“外公,赵爷爷,吕爷爷好。”

“哈哈哈,瑶瑶来了,坐!”方爷爷看着我,也示意我坐在旁边,“老赵,老吕,这就是霍晋坤的儿子!”

“赵伯伯好,吕伯伯好。”我站起来表示礼貌。

“这么多年,我还真不知道霍晋坤居然有个儿子!”姓赵的老伯伯好像有点不悦。

“啊,霍小子,你父亲当年常年走南闯北,风风火火。而且几乎工作上不谈私事。所以大家对你,也就只知道霍晋坤有个儿子,哦不!连是儿子还是女儿都不知道。”

说完几个老伯伯都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也很少看到父亲,我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就失踪了。”时间上说来也很巧,父亲也就是在大火之后的几年,失踪了。

“你父亲是为了国家地理的发展,才去那些险境勘察的,是个英雄。对了,还有这本《丈量》,真是行万里路啊!祖国河山竟如此神奇。”方爷爷,把《丈量》放在了桌子上,“舒瑶,你把这本书装起来。”

舒瑶把《丈量》装到了自己的包里,“外公,送你的我装着干什么。”

我猜想方爷爷一定有他的想法,但肯定不是不喜欢才让舒瑶装着的。

“霍小子,这本书你用的上。”方爷爷,喝了一口茶。“我就先借给你了。”

借给我,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好像又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方爷爷不知道的事这些照片的底片都在我这里,我需要完全可以再洗一套。只是父亲的这些照片,我看来不知道多少回,还真不知都这些照片对我有什么样的帮助。难道说父亲真的当年也知道关于“还魂”的事情?

“你父亲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为国家的地质建设做出了不少的贡献。经常出没在祖国的各个地方,这也为多元文化的传播做了不少的贡献啊。”吕伯伯接过了话,“但是,他为人孤僻,少有朋友。虽然这个聚会每次他都来,但是他只是听几乎不与别人去交流,也只是跟我们几个老家伙会多聊上几句。”

吕伯伯给我递过来一封信,“这是你父亲在离开去川西藏区的时候,留下来的便条。他在信中说到,自己要去考察川西藏区的地理情况,可能不会参加聚会。从那一次缺席聚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了。直到后来,大学发出讣告,认为你父亲无生还可能。”

我虽然知道父亲孤僻,很少与人交流,而且工作和生活分的很开,在家里我很少看到他工作的时候,只能偶尔看看他拍下的照片,这算是唯一和他工作有关的事情。我本以为这是一个简单的作家聚会,最多就是个一个拉帮结派的聚会。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这些每个人都有这深不可测的城府,甚至是方爷爷,我都不知道他知道多少事情。

“听方老哥说你在调查冥信?”此时赵伯伯开口了。

我看了一眼方爷爷,从他眼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我才开口,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秘密。“嗯。”

“你跟你父亲,还真的很像。除了长得像,性格也很像。”赵伯伯的语气很平静,“今天太累了,晚会就你们年轻人参与吧,我这个老人就不掺和了。”

说完赵伯伯就离开了办公室。我想我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明白赵伯伯这句话在今后对我的帮助。

吕伯伯和赵伯伯关心我父亲离开的这些年我的生活,不过有一件事情却没有人提起,就是我的母亲,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也从来没有人提起过她,即使我父亲失踪之后,也没有人给我说过。

很快我们的话题就结束了,我和方瑶走出了办公室,只留下了他们两个老人。

晚会很热闹,我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热闹的场面了,觥筹交错,人来人往,却没有很嘈杂,大家都很小声地在说话,小心翼翼地交流。

刘娉婷还是站在那个地方,端着酒杯,应付着周围过来的人。她的目光扫在了我的身上,停留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了她的应酬。我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身份参加这个聚会的,至少我认为她跟写作几乎不沾边。

思考的时间总是短暂的,破坏气氛的人到处都有。

“瑶瑶,明天有一场诺德先生的私人摄影展。有兴趣一起去吗?”不得不说,这帅小伙还是下了一些功夫的,舒瑶平时最喜欢的可能就是摄影了吧,诺德又是最近拿奖的大人物,私人展!

“不去,没兴趣。”

“舒瑶,这老男人你图啥?”

“图我年纪大!”我才三十岁,已经被第二次叫老男人了。

“没有人敢跟我赵棋云这么说话!”这个叫赵棋云的人凑了上来,小声的在我耳边说,“你会喜欢今天的,这可能是你最后一天!”

“棋云!”赵伯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小霍,你没事吧。”

“没事!”

“赵伯伯,那我跟霍宁先走了。”

“你们去吧!”舒瑶就拉我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这个人好像下了不少功夫啊!”我打趣的说到。

“为了权力和财富,这些人下再多功夫,他们都不会嫌多。”我感觉到了舒瑶有一些不开心,我便不在去谈论这个话题。正当我想给舒瑶赔礼道歉的时候,又一个熟人出现了。感觉这个聚会都是我的熟人啊。

“霍叔叔好!”王编辑的儿子,王凯。不过他好像没有了之前那种肃穆的感觉,相反就是邻家男孩的感觉,完全没有他父亲描述的那种纨绔的感觉,之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王凯,别叫我叔叔了,叫我哥就好,我大不了你多少。”

“好吧。不过没想到的是在这都能遇到霍叔,哥哥。”王凯在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我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参加今天的聚会。”

“你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聚会?”王凯给我的感觉,不是来拉关系认识大人物的感觉,甚至我觉得他对这些东西都没有兴趣。

“我查到一条重要的线索,赵仪龙和当年卷烟厂的老板有很深的交情!我想他可能知道一些关于冥信的事情。”王凯看向了刚才的赵伯伯。

我能想到刚才房间里的三个人都跟冥信有关系,但是我不知道,赵伯伯竟然跟卷烟厂老板有交情。那他必定知道卷烟厂大火的内幕,这样不就能解开‘龙宫’之谜了吗?看到赵仪龙和赵棋云消失在视线里面的时候,王凯站了起来,准备去寻找。“宁哥,嫂子,我先去了。改日请你们吃饭!”

这一句倒是把舒瑶的脸给整红了,我还没来得及解释,王凯已经走远了。

“哎,嫂子今天可是被吃了不少豆腐啊。”我逗舒瑶。

舒瑶嘿嘿地笑了,然后拿了一块点心放在我的嘴里。“少说多吃!”

我边吃边说,“这个赵伯伯跟当年的卷烟厂老板很熟吗?”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当年赵伯伯是烟草局的,卷烟厂老板要做生意,一回生二回也熟了啊。对了,当年失事的顾舜宁先生,倒是跟赵伯伯很熟。听外公说,他们经常有往来。”

“也就是说,他们可能都知道当年的事情?”

“但是外公为什么不给我们说?”

“所以当年的事情,一定不只是车祸这么简单,我甚至觉得可能不只是冥信这么简单。”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我感觉自己被人耍得团团转。除了我和舒瑶好像所有人都知道这些事情,连王凯都知道的比我多。我觉得自己还是一步一步来,调查冥信,调查小莉的死因,调查二十年前的车祸。

“会不会当年的事情有什么内幕,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愿意公众知道,所以被下令禁止传播又或者三缄其口?”

“我觉得不会的。至少方爷爷当年没有收到三缄其口的命令,如果有他现在也不会告诉我们。我觉得方爷爷可能有些事情没有告诉我们。”这种下令禁止传播的事情,虽然略有耳闻,但是这件事情,我感觉就不像是被下令,而是他们之间有些人不愿意说,有些人不敢说,有些人不敢让别人说,所以最后也就没有人说。

这让我想起了突然闯入的吴阿姨,确实那时候是吃饭的时候,但是我总觉得她的打断有一些故意。我想再有机会去探望一下方爷爷,主要还是要去看看吴阿姨。

聚会很快就结束了,我和舒瑶出去的时候,王凯和刘娉婷都已经走了。我没有再看到他们的身影。舒瑶开车送我到楼下,我不愿意她再冒险,但是她执意要上楼去跟我一起看照片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而且她真的给我准备了很多吃的,弥补了我去超市只买了酒的缺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