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吾乃大官人

更新时间:2021-09-10 11:51:06

吾乃大官人 已完结

吾乃大官人

来源:落初 作者:冷氏子兴 分类:历史 主角:林岚葛 人气:

主角叫林岚葛的小说是《吾乃大官人》,它的作者是冷氏子兴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三皇官社稷,五帝家天下。盛世之朝,游戏红楼,一怒为红颜,不问西北几时春。盛世不再,余庆难享,称一声官家,又何妨?[书友群]:55137927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岚调戏完西厢的青莲,便出了林府。这偌大的广陵城,可不是当初那个葛家村,吃喝玩乐,热闹非凡。林岚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自然不会像自家的林妹妹那样,待在西厢,连吃饭都是送过去的。

葛家村的小农生活,恬淡怡然,广陵城繁华喧嚣,多了些生气。

林岚手头拿着自家老娘给的点月钱,不住地摇摇头。看来自家老娘是穷惯了,原本府里按规矩给的二两银子,到了林岚手上,就成了半贯钱。

林府是书香门第,自然有家规家训。这分到每一房的钱都是每月有定数,各房都是每月三两银子,林岚身为家中的男丁,那日吃饭的时候自家老爹就说起这事,和各房商量,他能领到五两银子。

但悲催的是这些钱还没有焐热,就被他老娘给拿去了,甩下半贯铜钱,还说是买些文房四宝。

扬州城里,商业极其发达,虽然在他的印象里,历史上就没有大京这个朝代,可是也不妨碍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基本认知。譬如士农工商的划分,譬如诗词歌赋的平仄押韵,譬如……他手头里的如今琢磨的这个玩意儿。

当初林岚还是扬州大少的时候,就被这玩意儿坑过不少的毛爷爷,后来还特地买了秘籍,请教家里的那位老爷子,才琢磨出门道来。

林岚站在三元楼外,朝里头招招手,里边小二见到林岚,便走出来。看到林岚这打扮,上下打量了一下,道:“什么事?”

“今儿个扬州城里有没有秋闱庆宴?”

“当然了。刘玉峰刘解元设宴,宴请扬州城里,乡试考中之人。”

林岚眼睛一亮,笑道:“那都是有钱人啊。”

“呵。可不是,您要是不进来,我可没空陪你瞎白话。”小二甩了甩汗巾,见林岚不打算进去,失了耐Xing,麻溜地跑了进去。

林岚选了个显眼的位子,开始了布局。

五张宣旨画好的象棋棋谱,拿小石子压好,凭着那烂熟于胸的记忆,很快,五张不同的残局摆好了。

林岚看了看天色,早得很,便靠着一边的墙墩子,眯缝着眼。生活在古代,车马不多,出门基本靠走,交流基本靠吼,大街虽说人身鼎沸,但是空气好得很。

气高气爽,这几日城里热闹得很,都在讨论着前不久发榜的秋闱乡试。不少人见到三元楼外多了个摊子,很快就有人围了上来,像这样摆摊的不少见,但是这“卖”的东西却是新鲜。

“这不是象戏嘛。这是干什么的?”有人看着一副副残局,饶有兴趣地问道:“喂,小子。这是干什么?”

林岚眼睛也不睁开地说道:“红先黑后,半两银子一局,要下的就交钱。”

他的话不多,但是听在围观群众的耳朵里,却像是一个笑话。

当中不乏有象戏爱好者。这象戏,不但在平民百姓中有着广泛的爱好者,就连士大夫都喜爱有加,还有不少人甚至都成了职业棋手。宫中便有棋侍召,专门负责教授围棋、象棋,以便让宫中的贵人们消磨时光。

“呵,口气倒是不小。半两银子一局,赌注倒是挺大的。”

围观中不乏有懂下棋的,一看这五副残局,道:“这明摆着红方要胜的局,小子,你闹着玩呐。”

林岚不耐烦地说道:“红先黑后,赢了我半两银子递上,要是输了或者和了,就拿出半两银子。”

他扫了一圈围观的人,不懂行的凑近了瞎掰扯,懂行地不断凭空推演,不过不知道林岚的棋路,也不敢贸然出手。

林岚翻了翻白眼,感情都是嘴上功夫了得,真要掏钱露两手的没有一人。半两银子,对于平头百姓来说,还是舍不得拿来这么挥霍的,即使是有很大的概率赢钱,但是看着小子这么淡定的样子,唯恐有诈,所以没有敢出手。

林岚和村头的老头下过象棋,自然知道这些后世研究的残局,还没有在大京朝流行。一些千古残局,自然都是有套路的。这也是林岚身上没钱,还敢坐在这里干空手套白狼的原因。

“小子,你确定赢了棋就能拿钱?”终于有人忍不住手,想要破一破这棋局了。他笃定的站定在中间那副棋边上。

林岚看了眼,嘴角露出一丝不明的笑容。这老先生站的棋局,正是四大名局之首的“七星聚会”,红黑双方各执七子,因而冠名“七星聚会”。

“半两银子。”

“呵,脾气倒是不小,拿好焐热了,别没焐热就要拿出一两银子来。”老头蹲下来,道:“我执黑。”

林岚接到第一笔生意,拿到钱的一瞬间,才露出好脸色,乐呵呵地道:“老先生,那我就先行一步了。炮二平四。”

老先生早在心里盘算了很久,自然很快就跟上了林岚的节奏。只不过老先生能想到的,林岚早就有应对的奇招。

周围人看着两人杀气腾腾地下着棋,也是屏息凝神,输钱事小,但是被一个小子争了风头可不爽。当然,对于某些手头紧的人来说,这半两银子也是大事情。

来回六步之后,老头抚须,哈哈大笑,道:“小子,这银钱恐怕又要到老夫口袋里了,将军!”

“黑棋主攻,看来是要赢了哈。”

“啧啧,这小子还是嫩了点。”

周围看的人都七嘴八舌,好不热闹。

林岚就跟没事人似的,这残局迷惑人的地方就在此。普通人推演到十几步,心中有了路数,以为自己占据了主动,这局就能破,也正因为是这样,才被后世之人变成江湖骗局来捞银子。当然这样的骗术纯属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也没人会去告发林岚。

林岚不急不缓地应对,帅五进一之后,林岚执红的一方就开始进入了漫长的防守阶段。对面的老先生本以为很快就能杀得林岚片甲不留,结果十几手过去了,林岚还是应对自如,这让他又陷入了漫长的沉思。

棋下到这个地步,已经可以看出点意思了。这黑棋虽然还掌握着攻势,然而将不死林岚的老帅,至于林岚,身后观棋的人也看得出,摆明了要往和局路子上走。

老者已经有些拿捏不住了,似乎自己也只能不断地换子将军。

终于,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那个时刻到来了,场上六子,摆明了是和局。

林岚嘿嘿一笑,道:“承让承让。”

“恩。”老先生似乎没有要走开的意思,继续蹲在那里,然而并不是要继续下下去,而是这腿早就麻了。

“唔,神气什么,不就是和局嘛。”一边有些人嘀咕道。

林岚笑笑,道:“小子有言在先,和局算小子赢。若是哪位比这老先生还有本事,不妨掏钱自己来,赢了什么都好说,干看着白话不如去听说书好了。”

“噫,小子你怎么说话的。”

蹲在棋局面前的老先生摆摆手,道:“无妨。这位小友,能否借把凳子给我。这蹲着老朽这把老骨头受不了。”

林岚将棋子复原,笑道:“好好好。”

他将屁股下的板凳递给老头,有送钱的生意,别说让他蹲着,就是坐地上都不碍事。

“老先生这回要下哪一盘?”

老头固执地指着中间那盘,说道:“刚刚老夫有些恍惚,算漏了些什么,还是老夫执黑。”这一回,老者爽快地丢过来半两碎银子,谁身上没事带这么多铜钱。

林岚眯缝着眼,笑道:“那小子就不客气了。”

起手炮二平四,一样的套路,一样的赚钱法子。

看棋的人越来越多,林岚也不在意。这残局才摆出五副,他心里可是有不少套路。这破残局,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这不,老头第二次丢给林岚的银子再一次打了水漂。

不少人都不说话了,仔细地在心里模拟着棋路。这确实是个费脑子的活儿。一个下人钻进人群当中,在老先生耳边低低耳语了几句。

“恩,知晓了。半个时辰后就去。”老者继续从腰包里掏出半两银子,道:“还是有瑕疵,再来!”

林岚呵呵一笑,看来这老头并不是普通人。若真是普通人,花钱如何大手大脚。

“小友,这回我执红。”

老头并不是蠢蛋,一看就知道林岚用的是套路,自己短时间有找不到合适的破局法子,便倒行逆施,干脆自己来执红,这样或许可以找到突破口。

“哈哈,可以可以,老先生请。”林岚彬彬有礼地将棋谱转了个方向,将黑子一方挪到自己的位置上来。

老头定睛一看,似乎自己也只能动炮这一子,眼下黑方三卒逼宫,只需一步就能将死自己老帅,中车沉底,自己若是沉车一将故意喂子,似乎也没有出路,他叹了口气,还是下着看吧。

天色渐渐暗去。三元酒楼的红灯笼已经挂起来。里边的掌柜见到酒楼外围了那么一大圈人,以为要出什么事了,赶紧出来,看到林岚在此摆局,才暗松一口气。

他赶紧走过来,“哎哎哎,要摆摊到别出摆去。这里开门做生意,你们这样堵着算是个什么事儿?”

说话间,老掌柜将已经有些挡道的人往一边哄了哄。

林岚瞥了眼,眼下除了这个固执的老头白送了自己二两银子,就没有再送林岚钱了。

围观的大抵都是看客,身上没有银子,就算有也不会这么奢侈。当然,某些入三元楼的贵客,自然不会自降身份,来和一个街头小儿对弈。赢了赢得不光彩,输了更是丢脸,谁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老者站起来,道:“得了。今日就到这里。我也有事缠身,改日一定破了你这小子的局。”

他有些不甘心地站起来,拍了拍沾灰的衣袂。

“那小子就在此恭候您大驾了。”林岚眯缝着眼。这样的冲头可不好逮到,自然是往死里坑。

“嘿,你还蹬鼻子上脸了!这里不许摆摊,听到没有!”

林岚在众人余兴未尽的啧啧声中,快速地将棋子、棋谱一收,然后大步流星地往里边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