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唐婿

更新时间:2021-09-11 10:44:39

唐婿 已完结

唐婿

来源:落初 作者:布衣信仰 分类:历史 主角:刘逸老夫 人气:

《唐婿》作者:布衣信仰,历史类型小说,主角:刘逸老夫,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大唐,莫名奇妙的得罪了公主,更是莫名其妙的被皇帝陛下猜疑,李二说,想要朕放心?可以啊,娶了公主,成为自己人,这就放心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瞬间刘逸想了很多,先前的刘逸为什么会在老夏轻轻一击之下就掉入水中?自己醒来时查看过,一根细小的竹签在腋下停留,这些东西,难道是无意的?刘逸自己都不信,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多倒霉,才让自己鸠占鹊巢,不过既然来了,回不去了,刘逸自然不会甘愿就这样糊涂的活着,至少要活的自由,老是被人猜来猜去的,没一点意思。

和老夏说话很有意思,听着自己这具身体小时候的乐事,他也缓缓适应下来,三十度的混酒虽然没什么味道,可是也不凡他醉一场。肚子撑得滚圆,能不醉就怪了。梦里自己好像看到了自己在后世的灵堂,笑着挥手,对朋友们说声再见,祝愿他们一切都好。

说是禁足院内,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只有刘逸不大摇大摆的走出府门,自然一切都没有事情,可是一月过去了,刘弘基好像也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一直没过来看自己,刘逸也无所谓,每天吃了饭,就在院子里瞎逛,没事做还打打拳,练练功夫,这些都是前世里带过来的东西。

前世的刘逸因为是孤儿,所以高中读完之后,换了很多工作,做过网管,扛过砖头,跑过销售,还学过模具,机械上的很多东西他懂得多,还有很多其他的职业,太多了,很多自己都可能忘记了。

他虽然是孤儿,可是Xing子从小就开朗跳脱,静不下来,一个东西一旦学会了,就又马上换一个,所以收入也不算稳定,最后一次是在朋友介绍下,去剧组做群演,收入不错,混一月能玩几月,没想到一混就混到大唐来了。

今日阳光不错,刘逸无聊得躺在自己刚打造好的躺椅上舒服的看书,实在无聊得很,好在自己前世为了练毛笔字,狠狠的记了一番繁体书法,不然现在还真不习惯。

刘逸正一摇一摇得快活,椅子却突然听了下来,刘凡抬头,就看见了刘弘基的脸,急忙站起来,施了一礼,道。

“公爷,怎么到小子这儿来了,事情都忙完了吗?”

刘弘基一直盯着刘逸看,直到看得刘逸还以为自己脸花了,这才转过脸去,背对着刘逸,叹了口气道。

“小逸啊,你在我刘家,也快八年了吧。”

刘逸点点头,不知道刘弘基要说些什么。

“是的,公爷,还有几月,就八年了。”

刘弘基看刘逸今天倒是少有的礼貌,又叹了口气,才继续说。

“嗯,时间真快,转眼你已经长大Cheng人,当年我随陛下一战下洛阳,若非你师傅冲开城门,那一战,也是艰难得很拉。你师傅乃墨家弃徒,却自身兼百家之长,又是一身本事,因为与陛下结识,佩服陛下,这才帮着打了那一战,谁知道,一战之下,却让这等高人受流失而亡。你师傅将你托付给陛下,因为老夫也姓刘,这才让陛下又将你托付与我,转眼之间,你已经长大,当年的约定,老夫也算是做到了。”

刘逸静静的听,没打扰刘弘基,他看了刘逸一眼,停顿一下,这又才继续说道。

“八年时间,老夫虽然多不在你身边照拂与你,却也是让老夫觉得你真心是个好孩子,袁天师的批命,让你从小就在一个尴尬的境地,你也懂事的从不与府上少爷小姐来玩,说起来,也算是我对不住你了......陛下将长乐公主带来老夫家中见你,想来是存了纳你为婿的心思了,内侍王景带话,想让你回京一趟,说是快到了进士的时节了....”

说道这里,刘逸就已经明白了,跪在地上,咚咚得磕了三个响头。

“小子多谢公爷这些年来的照拂养育之恩,他日若有差遣,必然前往。小子既然已经Cheng人,自当自力更生,待小子向婶婶请安之后,就当离去了。小子孟浪了,这些日子给家中带来了不少麻烦,多谢公爷的不怪之恩。”

再次施了一礼,手中佩剑乃去世的师傅所赐,自然算他的物件,其他的,刘逸除了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打包好,就径直去了刘夫人那里。

“婶婶。”

刘逸见到刘夫人,恭恭敬敬的施礼。

“小逸?你这是?”

婶婶正在和刘弘基的几个女儿说笑聊天,见到刘逸进来,这才笑着转过头,看见刘逸身上的包裹,又诧异得问到。

“婶婶,我已经长大Cheng人,这些年在这里,给府上添了很多麻烦,今日,是小逸来跟婶婶告别的,这便就要离去了,来日有时间,再来看望婶婶。”

没有提其他事情,只是说自己长大了该走了。刘夫人却是人精,从长乐公主到如今的内侍传旨,而今天老爷回来,就直接去了刘逸那里,她哪里还猜不到为什么会如此了。只是刘婶婶心慈,与刘逸感情最是深厚,将刘逸抚养长大,有她绝大部分的功劳,如今看着如同自己孩子一般的刘逸,委屈的不能继续留在刘府,自己却没有办法,当即就流下眼泪来了。

“小逸,婶婶知道,委屈你了,可是这些事情都是老爷和上面人的决定,婶婶也改变不了。你一人如此离去,婶婶却是放心不下,我给老爷说说,让老夏陪着你,平时也能帮你跑跑腿干嘛的。多带些银钱,有事情了就告诉婶婶,就算老爷不管,婶婶也管你,知道吗?”

刘逸将刘夫人搀扶着坐起来,又给她倒了一杯煎茶,恭恭敬敬的双手捧上。

“婶婶放心,小逸都知道,小逸已经长大了,会照顾自己,小逸不在,您老也要多保重身体。老夏叔就不用了,小子皮实得很,也不用照顾,银钱我这些年也攒了一点,够我用些日子的了。”

磕了一头,宽慰了刘夫人,待她平静下来之后,这才在其他几位小姐异样的目光下告辞离去。

十贯钱财,一只小黄狗,这就是刘逸如今的全部家当了。说来奇怪,刘逸才出了刘府不过一个时辰,天空就电闪雷鸣的,接着就是倾盆大雨,这在河北道来说,还真不常见,刘逸没钱买马,只能走路,下雨的时候刚好到了一个破庙前,就进去躲雨,也拿起自己储备的干粮就着水来吃,雨下得大了,一只小黄狗瑟瑟发抖的走进来,可怜兮兮的看着坐在火堆边的刘逸,一种同是天涯流浪狗的感觉,就让刘逸将它留了下来。抛了个包子,小黄狗谨慎的看了会刘逸,就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吃完了,又抬头看着他。

一人一小狗消灭了整整五个大包子,这才饱饱得窝在火堆边喘气,刘逸伸手抱他过来,小黄狗也摆着尾巴颇为欢喜。

雨停之后,刘逸就带着小黄狗,一人一狗,一路走走停停,也不着急,如今的河北道,还不是后世那样一马平川的样子,虽然平原,却还是显得郁郁葱葱,多有深林,刘逸也不是很惧怕,再说现在的绿林,也不会来枪他一个半大孩子不是,累了,就吃点干粮,有乡镇,也住上一两天歇歇脚,如今也没人催促,至于监视,有没有人,刘逸倒是真的没怎么在乎,这一走,从初秋转凉,竟然走到了来年暮Chun。当刘凡最后乘坐商船踏入洛阳,再由洛阳转入长安的时候,正是灞桥风雪时

刘逸对于长安城并不陌生,当年跑剧组的时候甚至还在这里居住过好长一段日子,古都依旧,灞桥风雪,Chun风轻拂,柳絮纷飞,别是一番盛景。

或者折柳送别,遥遥相望,踏入离别之途,这些光景在这样的日子里,却是人应景色,景衬人。

“送君灞陵亭,灞水流浩浩。上有无花之古树,下有伤心之Chun草。我向秦人问歧路,云是南登之古道,古道连绵走西京,紫阙落日浮云生。正当今夕断肠处,黄鹂愁绝不忍听。”

省略了两个字的灞桥送别,刘凡叹息着念完,摇头轻笑,受不了柳絮飞落在脖子里的痒痒,提了提佩剑,整理下包裹,正准备离去的时候,不知道何时,他身边已经停了辆马车,而他转身之时,车厢里面传出扑哧的一声轻笑。

“好一首灞陵送别,只是刘公子单人只剑,又是转身归长安的样子,这诗词在这里,却是不怎么应景吧。”

说完又是传来两声女子的嬉笑,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大胆,当街调戏少爷我?少爷我好好的在这里吟诗,应景不应景碍着你了?还刘公子?知道我的姓?认识我?

“小姐有礼了,在下才学浅薄,不过随意张口胡说罢了,小姐说不应景,这便不应景了吧,只是听闻小姐知道在下的姓氏,莫非小姐识得在下不成?”

刘凡心里嘀咕,面上却是言笑晏晏,有礼有节。

“昔日刘家的天才少年神秘独孤人,今时的一首轻词怒公主,刘公子的狂生薄徒大名,前些日子,又在易州正式脱离刘家而去,在这小小的长安城世家,谁人不晓啊?”

女子的话语中带点温怒和嘲讽,却让刘凡眉头微皱。

“呵呵,原来在下已经在长安这么有名了,也好,既然小生已有狂徒,轻薄之人,再加背离恩翁的不洁之名,小姐还是离在下远一点吧,若让人见,可别污了小姐的名声,小生这就告辞。”

刘逸拱拱手,丝毫不带犹豫,就已经转身离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