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吾乃大皇帝

更新时间:2021-09-11 10:45:38

吾乃大皇帝 连载中

吾乃大皇帝

来源:落初 作者:子木 分类:历史 主角:李泰李台 人气:

完结小说《吾乃大皇帝》是子木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泰李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父皇,想灭高句丽不过弹指之间。”“父皇,这我们征服全世界吧。”“父皇,吐蕃又送女人来了,儿臣要不要收呢?”“父皇,以后宣布圣旨,就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吧”“……”“好好好……”李世民高兴的抚着胡须说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归宁又称之为回门,中国传统婚俗。是指女子出嫁后首次回娘家探亲。新婚夫妇新婚的第三天后回岳父母家,对于新娘来说,则是初为人妇后回到自己的娘家。

晨起,让奴仆帮自己穿上了盛装,摆开了王府的架势,热热闹闹的向阎府而去。

阎家也算是世家了,阎立本、阎立德更是大唐有名的雅士,所以这一次回门,必须漂漂亮亮的,必须要隆隆重重的。

所以,阎婉连王妃的仪架都摆出来了。

阎立德带着家人早早的就等待着了,见到阎婉等人的到来,心里面无比的高兴。

五姓七望看不起李世民,但是不太表所有的世家看不起李世民。

李建成的老婆出自郑氏,原本五姓七望押宝是压在了李建成的身上,结果李建成被李世民弄死了。

五姓七望无比的愤怒啊,再加上李世民的老婆是长孙家的,长孙家是鲜卑贵族之后。

所以,五姓七望心里面酸啊。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久而久之,居然盲目的看不起皇室。

来到了阎府外,下了马,牵着阎婉向府中而去。

这个时候,只见阎立德等人赶紧迎了上来,高声呼道:“拜见越王殿下,拜见王妃!”

虽然阎立德是阎婉的父亲,但是君臣有别,阎婉嫁了李泰,那就是王妃了,就算是父母见了都得行礼。

“阿爷、阿娘不必多礼。”阎婉说道。

“是啊,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礼,不用多礼啊。”李泰笑眯眯的说道。

“王爷王妃请进府。”阎立德微笑的说道。

“请!”

“……”

众人将李泰迎了进去,很是热情。

阎婉被一众阎家的女人围着,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而李泰则是被阎立德两兄弟请到了书房之中。

书房里面摆放着一些画,这阎立本可是大唐的大画家,书房里面自然挂着他的得意之作了。

前面的墙壁上,正是阎立本刚刚画好的仕女图。

“殿下,你看这画如何?”阎立本微笑的问道。

得瑟!

绝对的是得瑟!

搞文化艺术的人都是有这个通病,自己写一副满意的字,画一幅满意的画,就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文青的通病啊!

“好!”李泰说道,看在对方是阎婉的亲叔叔的份上,今天就捧一捧你的臭脚丫了。

“哦?好在哪里?”阎立德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似乎很是自豪。

“好在……”李泰顿时一时语塞,他真的是不懂这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一张画到底好不好,李泰真的看不出来啊,反正李泰觉得不好看。

为何?

大唐的仕女图大家都知道,里面的那些侍女一个比一个丰满,两三层下巴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恩?”

见到李泰一副欲言又止的,这让阎立本兄弟很是不爽,难道说这个家伙看不上我们的画?

“其实也不是不好看,只是最近我得到了一张画,一张稀世之宝。”李泰赶紧开口说道:“所以现在凡间的画,我都有些看不上了。”

“哦?当真?”

“是何人之画,难道是前朝某位大家之作?”

阎立本和阎立德两人不由的感到有些吃惊。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手笔,反正就是挺好看挺细腻挺精致的,还是请你们两个自己看吧。”李泰开口说道,然后从钱袋里面拿出一张纸,小心翼翼的打开。

一毛钱!

老版的一毛钱!

“你们看,正是此物!”李泰将一毛钱递给了阎立德,阎立德小心翼翼的将那一毛钱拿了过来。

“这……这太神奇了,这简直就是太神奇的,这么小的一张纸上竟然能够画出侍女图,而这两个不似大唐的女子,居然栩栩如生,简直就是真的一样。”阎立本开口说道:“你看,这背面还有图案,精致无比,好精致啊,这必然是出自某位大师之手。”

“那这‘壹角’到底是何意?这‘中~国人民银行’又是何物?”阎立德开口问道。

“想来这‘壹角’应该是一个印章,你们看?像不像一个印章,而这‘中~国人民银行’想来应该是画这画的主人的道号或者山号。”

“某看啊,这‘壹角’应该是这个人的名字,这个人的书法倒是很不错,恩,应该是这样。”

“我看啊,这个人的姓民,名银行,是中山国人,据闻战国时期曾有个中山国。”

“不,我觉得应该是某位中原大家的画作。”

“……”

两兄弟撇开了李泰,开始讨论了起来。

阎立德看向李泰,道:“越王殿下,你说这画此到底是何人所画?”

兄弟两人争论了一会儿,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个我也不知道,当初我是从一个商贾手上卖到的,觉得好看小巧就一直放在了身边。”李泰笑眯眯的说道。

“画此画之人,必非凡人,凡人岂能画出如此精致之画?”阎立德抚着胡须说道。

“恩,吾等我看不出来,你看不出来也是自然。”阎立本微微一笑,道:“不如这样,此物乃是奇物,待到吾等研究个透彻,再还给你如何?”

两人都是画迷,现在一张小巧精致的画出现,两人岂能不研究个透彻?

“此物原本就是要送给老大人的。”李泰微微一笑说道。

这年头,大人可不能够乱叫。

大人者,你的父母,或者你妻子的父母。

“好,好,好。”阎立德哈哈大笑,从阎立本的手中小心翼翼的拿过那钱,然后又开始观赏了起来。

物以稀为贵,不管是在任何的时代。

两人又开始研究了起来。

李泰笑眯眯的在书房里面,看着那一幅幅的画,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阎立本、阎立德啊!

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多拿几副画回去,这兄弟两个在大唐已经有名气了,把他们的画作拿回去,存上个五六年,又是一堆钱了啊。

有这样的岳父,看来也很是不错的。

李泰笑眯眯的看向那一幅幅画,如今这画都不算是画了,更像是一堆堆的开元通宝。

开元通宝,武德年间就发行了的一种货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