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极道弑天

更新时间:2021-09-13 09:59:52

极道弑天 连载中

极道弑天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夜寒如水 分类:玄幻 主角:萧云寒慕容 人气:

夜寒如水新书《极道弑天》由夜寒如水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萧云寒慕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生缺少一魂,却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一块神奇的玉佩,而在这玉佩之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神奇的巫族为其注魂,没落的洪荒委托的重任,开天辟地的背后,隐藏了什么神秘玄机?未了之缘,今世如何主宰?且看主角如何搅动八方风云,为情,为义,为苍生一条杀戮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站在最后一根圆木前,萧云寒看着圆木上血迹,大口地喘着粗气。今天是爷爷所说的最后一天,一定要将这根圆木踢断,因为,我不是废物!“喝——”萧云寒一声怒吼,脚猛地高高抬起,向圆木踢了过去。

“刷刷刷……”一吸之间,七道腿影在空中划过,狠狠地击在圆木之上,顿时一片血花飞溅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行?”看着纹丝未动的圆木,萧云寒忘记了腿上传来的锥心之痛,抱着圆木失声痛哭起来。

在萧云寒的身旁,原本竖立的几根圆木,已经只剩下半截插在地上,四周更是洒满了碎石,而有一块石头,却深深的陷入地中,只微微露出一角。远处,一个人形傀儡安静的躺在地上,双臂已不知去向,整个小院之中,唯一安然无恙的只有萧云寒怀中的那根粗大的圆木了。

一阵风吹过,带着一丝凄凉,将萧云寒的长袍高高掀起。“吱——”一阵犹如从天际传来的声音,让萧云寒不由停下了抽涕。“吱——”声音再次响起,萧云寒不由抬起头站了起来,“这……这……”看着圆木之上,一条清晰的裂痕,萧云寒顿时面部抽搐起来。

“轰——”一声犹如重物坠地的轰鸣声,在萧云寒听来,如同天籁之音一般。最后一根圆木,轰然倒地,激起的一片尘土瞬间向四周弥散开来,尘雾之中,一声怪笑顿时响起,“哈哈哈……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明月当空,萧云寒将最后一滴紫色滴入木桶之中。瞬间将桶内被染成一片紫色。爷爷,你看到了吗?寒儿已经做到了!躺在木桶之中,感觉着四肢传来的酥麻之感,萧云寒心中一阵感慨,只是寒儿心中有所牵挂,所以要暂时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不过等事情结来,寒儿必会在山谷之中等你回来!

清晨,萧云寒将衣物整理一番,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玉瓶,这是鸣虚子为他所炼制辟谷丹,如今还剩下不少,所以自然不会丢下。只是看到桌上那颗古朴的戒指时,萧云寒不由犹豫了。“寒儿,这是爷爷早年所炼制的纳戒,虽然空间容积不大,但足够你使用了,这里面有一些杂物,若你能突破命格,修练至金丹期,只需用神识炼化即可使用!”鸣虚子的话不由在脑中响起,萧云寒一阵失神,拿起纳戒向手指上套去,玩弄了一会自语道“爷爷,寒儿能有今天全是你所赐,至于金丹之期,寒儿实不敢奢望,戒指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然而就在萧云寒刚想取下之时,戒指之上突然白光一闪,猛然收缩。

“怎么回事?”萧云寒一惊,连忙发力想将纳戒从手指下取下,然而为时已晚,纳戒紧紧地套在手指之上,随着力度的增加,纳戒却变得越来越紧,已经将手指勒出一道血痕。“哎——”萧云寒不由一声长叹,“既然你愿意跟着我,那只好委屈你了!”看着深深勒入肉中的戒指,萧云寒不得不放弃,就在那放弃的一刹那,手上的纳戒似乎有所感应一般,慢慢地轻了开来……

问道宗依旧一片详和,矗在剑峰之巅。萧云寒深吸了一口气,一种亲切之感由然而生。虽然这里自己每天几乎都受到欺辱,但这里毕竟是自己成长的地方,这里有还有着血浓如水的亲情。

“请问师兄,慕容天现在身在何处?”萧云寒在后舍之中一阵寻找,始终不见小七的身影,不由站在一名正在扫地的弟子身后问道。

“正在大殿与掌门说事!”该弟子开口说道,突觉得似乎有点不对,抬起头来,“难道你不知道慕容师兄刚回山?”然而此时身后哪还有什么人,该弟子不由一怔,大白天的,难道自己撞邪了,阿弥陀佛,道门圣地岂能有阴邪之物。想到这里,又不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看来我真的是撞邪了,我怎么会喊阿弥陀佛呢?看着背后静悄悄的一片,该弟子打了个个冷颤,立刻丢下手中的扫帚,向宿舍中跑去……

大殿之中,空空道人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下面噤若寒蝉的众人,冷声问道,“慕容天,你回来是魔道之人身处何处?”

“禀掌门,弟子回来之时,魔人已处在落龙山脉之尾,师尊秋长老特意让弟子前来回报!”慕容天拱手说道。

“那可发现萧青山的踪迹?”

“呃——这个目前还没有发现,不过师尊正一路跟随魔人,相信很快便会有所发现!”慕容天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低声说道。

“好,辛苦你了,先休息一晚,等明天你便于淼若长老一同前去协助秋长老吧!”空空道人挥了挥手,对下面众人说道。自从萧青山之事发生后,空空道人着两个月来,几乎每天愁眉不展,毕竟萧青山可是问道宗最有前途的二代弟子,甚至在自己飞升之时,可以将委托以重任的候选人之一呀!但是现在……

“是!”众人连忙应了一声,就在众人要离去之时,大殿之外传来一阵噪杂之音,空空道人不由一怔,怒道“何人在外喧哗?”

这时,一名弟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跪倒在地说道,“禀掌门,是萧师叔之子,萧云寒。”

“萧云寒?就是那个废……咳!”似乎察觉到自己的不妥,空空道人不由低咳了一声,皱着眉头接着说道,“叫他进来吧!”

“掌门,各位师叔长老”萧云寒走进大殿之中,连忙向众人鞠躬问好道。

空空道人点了点头,暗道,没想到萧青山的孩子虽然是个废材,但也懂得一些礼数!于是轻声问道,“你在外面吵闹要见老夫,不知有何事呀?”

“禀掌门,弟子是来寻慕容天的!”说着不由转头冷冷地看了一旁的慕容天一眼。

慕容天一怔,找我?难道这小子想告状不成?想起自己前不久刚刚揍了他一顿,慕容天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惊慌,但旋即冷声问道,“你找我有何事?”

“哼,你自己做过什么呢不知道吗?”萧云寒吼道。

“放肆,大殿之上,岂是你这废物乱声喧哗的!”一旁的淼若长老冷声喝道。

“诶,淼若长老勿燥”空空道人摇手,转而对着萧云寒问道,“慕容天这一个多月都在山下,不知道他究竟对你做了什么事?”

听着空空道人的话,萧云寒似乎觉得有些偏袒之意,不由心中一怒,扒开身上到道袍冷声说道,“这就是慕容天做的好事!”

众人不由一怔,向其胸口望去,之间萧云寒胸口之上,一道清晰的剑痕,正对着心脏位置。众人不由一阵惊呼,暗道此子真是命大,这样居然都没事!

空空道人看到此剑伤,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不由指着萧云寒的胸口,怒声问道,“天儿,这可是你所为?”

慕容天一怔,带着满脸的疑惑走到萧云寒身边,细看之下,不由一阵大惊,连忙跪倒在地疾呼道,“请掌门明察,此剑伤并非是弟子所为!”

“啍!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萧云寒顿时大怒,没想到此时此刻慕容天还装作一无所之。

“都给老夫闭嘴!”空空道人大喝一声,没想到萧青山一事未完,现在又冒岀残害同门之事,一时间头痛不以。“你们二人将事情给我说清楚,如有虚假,老夫定不轻饶!”

“是,掌门!”慕容天连忙接过话说道,“那日问道大会结来之后,我与众师兄弟一同赶回后舍,见萧师弟正在后山玩耍,我见后山平日有野兽岀没,怕萧师弟有所闪失,便邀请一同回去,那知萧师弟不听劝导,反而指使下人小七上前将我撞倒,之后我见二人如此蛮横,便随其它同门离去,对于萧师弟胸前的剑伤,弟子却实不知……”

“胡扯,当日你不分青红皂白将我与小七一顿暴打,没想到今日却矢口否认,反污蔑我与小七”听着慕容天的描述,萧云寒不由气得浑身颤抖起来。

“萧师弟,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非要污蔑于我!”慕容天一脸无奈地看着萧云寒,双眼同时升起一丝悲凉之意。

“你……你……”萧云寒没想到居然被反咬一口,“好,我没死算我命大,我问你小七现在怎么样了?”

“小七?小七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么?”慕容天装作莫明奇妙地问道。

“好了,别争了!天儿你说当日与其它师兄弟一起,那将他们传来一切自然明了!”空空道人淡淡地说道。其实在他心中自然是不相信慕容天伤人之事。

“啍!如此也好,到时看你还有何话可说!”萧云寒冷啍一声说道。然而一旁慕容天此时脸上却一丝狡黠的笑容。

“不,这不可能!”听着赶来的众人所说与之前慕容天所说几乎一致,萧云寒心中一冷大吼道。其实萧云寒不知道,早在今日之前,慕容燕便想好了说词,传信与慕容天,才导致今日众人一词。

“够了,天儿赶回山上之时,便与我等一起到现在,难不成我们还会欺负你不成!”淼若长老冷声喝道。

“掌门!”萧云寒一脸无奈地看向空空道人,希望能为自己说句公道话。然而当看到空空道人那双充满怀疑的眼神,萧门寒不由彻底失望了。

“好了!事情已经明了,我看是云寒误会了,老夫念你身残,这事就算了吧!”空空道人挥挥手,一脸淡然地说道。

“哈哈哈”萧云寒听空空道人如此一说,不由一阵悲愤,大笑着道“没想到你们如此明辩是非,难道这是我自己自残来诬陷你们的天才,可笑,可笑!”

“啍,这也说不定”一名中年人突然站起来,冷啍道,“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你父如此不堪,想必你也好不到哪去!”一旁众人不由点了点头,小声议论起来,而慕容天等人正一脸笑意,如同看小丑一般看着萧云寒。

“你说什么?”萧云寒不由转过身,冷冷地盯着说话之人,“我父如何不堪了,你不要信口开河!”

“信口开河?你问问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问问这此长老们,你父为何不堪!”中年男子指着众人,对萧云寒冷喝道。

萧云寒环顾四周,只见众人有叹息,有愤怒,更有一些双眼之中充满了讥讽之意,不由双拳一握,冷声道“给我说清楚!”

男子不由一愣,没想到这个废物神色如此冷峻,于是厉声说道,“你父勾结魔道之人,残害同门,估计整个问道宗都知道,就你不知,果然是个废物!啍!”

“勾结?残害?”如同一道晴天霹雳敲在萧云寒的心头,“不可能,我父乃正人君子,岂是你们能诬陷的!证据,证据呢?”

“证据?证据就是随你父一同下山的同门全遭杀害,还且体内还有问道宗化身为剑的剑气与魔气。另外,尸体之中没有发现一具魔人的,而且你父至今依旧没有消息!若不是作为魔人的内应,怎么会造成如此伤害,即便不是,相信以你父的修为,留下几个修魔者似乎不难吧!”

“胡说,万一我父遭人胁持带走怎么说,又或者魔人人多势重,将死伤的魔人带走又怎么说?”萧云寒厉声反问道,一丝鲜血已从紧屋双拳放手中流了岀来。

“狡辩!”这时淼若长老开口说道,“就算你说得有点根据,但死亡的弟子身上的剑气又怎何解释?”

萧云寒不由一怔,剑气?

“无话可说了吧!”淼若长老看了一眼失神的萧云寒,冷笑着说道。

“啍!万一那些弟子先死,我父与乱拼命之时,剑气袭入尸体之内也不无可能?”萧云寒一声冷啍,他始终不相信父亲真与他们所说的那般。

听到萧云寒如此一说,众人不由一愣,是呀,如此解释也有可能。

“那萧青山为何至今为归?”淼若长老自然不甘心,在她心中,早就认定萧青山就是一个叛徒。

“我父自然是追杀魔道之人,为师兄弟报仇去了!”萧云寒淡然说道。

“一派胡言!”淼若与之前的男子突然异口同声道。

“啍!”萧云寒见二人如此食古不化,冷声说道“我父在外与魔人拼杀,没想到师门之中居然给按上叛徒之名,这就是你们的正道,真是可笑,请问掌门,你也认为我父是叛徒吗?”

“哎——”空空道人一直沉思到现在,听萧云寒突然问自己,不由长叹一声说道,“一切等青山回来在说!”

萧云寒一听,又由一阵悲哀,转身便向大殿之外走去。

“站住!”淼若一声冷喝,“萧云寒你不要大狂妄了!”

萧云寒理也不理,走至大殿门口之处,突然转身,看着白云殿三个字大笑起来,“爹,这就是你的同门!孩儿不孝,今日便反岀师门!”说着也不顾众人惊讶的表情,按住胸前的问道二字,狠狠地扯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