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嫁恶夫

更新时间:2021-06-09 23:55:33

嫁恶夫 已完结

嫁恶夫

来源:落初 作者:江心一羽 分类:言情 主角:赵旭艾叶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江心一羽的原创小说《嫁恶夫》,主角赵旭艾叶,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重新活一世,选了个恶人嫁!抱大腿自然是选粗壮的抱,“大官人,我愿嫁你!”“小娘子,生得花容月貌,国色天香!本大爷很是喜欢!”咦!怎得到了最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是天爷终于回了神,觉得这沧州的地界儿上雨水实是太多了,到了十四日上午便放了晴,下午那烈日便又高高的挂了起来,到了十五日暑气回归,竟比前阵子还要热了不少,让人生出几分怀疑来,前几日的大雨莫不是做梦不成?

因是今年林老爷发了话,阖府上下都要去观灯,林夫人吩咐早早摆了饭,一家子借着团圆节气,便不分尊卑坐在了厅上,只是男女以竹织的山水屏风隔开,林家进学的林志钺今日也得了先生放假,午后便回了家,林家大大小小十来口人,热闹坐在桌前吃了一顿饭,席间林老爷还与林大少爷吃了一盅酒,林老爷一想到大女儿过年后嫁到瑜州宣城林忠家的家,那也是大户人家,七姐儿嫁到赵家,林大少爷这阵子学业也进益不少,上月底的月试之中还得了先生的优评,这接连而来的好事,让林老爷乐在心中,酒也吃的多了些,不由的孟浪起来,伸手夹了一筷子素炒的青笋放入面前的碟里,叫了身边的丫头,

“给刘姨娘送去,她素来不爱食肉,今日的青笋倒还清嫩可口,让她多吃一些!”

“是!”

丫头托着那碟儿如同捧了个烫手的山芋一般,战战兢兢绕过屏风送了过去,

“刘姨娘,这是老爷让奴婢给您送来的,说是鲜嫩让您多食些!”

丫头的话一出口,桌上就是一静,

“啪!”

林夫人手里镶银镂空的檀木筷子掼到了桌上,刘姨娘忙站了起身来,把那碟子菜放到了林夫人面前,转身来道,

“大姐,老爷向来都是心里着紧姐姐的,许是这丫头人小耳不灵,听错了,一定是老爷给您送来的,让她给弄错了!”

说罢,板着脸瞪了那丫头一眼,那丫头立时跪了下来,哭道,

“夫人,奴婢听错了,是老爷吩咐给您送来的!”

林夫人依旧沉着脸,

“中秋佳节阖家欢喜,你哭哭啼啼的做什么!既然不会侍伺那就去外面跪着去!”

丫头不敢再哭捂着嘴自个儿下去不提,众人静了半息,林玉洁笑着解围道,

“今日的青笋确实不错……,母亲,别怪我贪嘴,这碟子菜还是女儿吃了吧!”

正要伸手,林夫人阴沉的脸上扯了扯嘴角,

“你既爱吃就让厨房再炒一道来就是,这盘子菜,那起子贱人碰过的,是你这大家小姐能用的!”

说罢一抬手把那碟子掀到了地下,青白釉的碟子碎了一地,旁边伺候的下人们忙跪在地上用帕子包了手捡,众人一时都低头无语,刘姨娘抽了帕子捂了捂脸,悄无声息的坐了下来,那一厢林老爷听了动静,五分酒意立时醒了不少,当下清咳了几声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天色已暗,我们出门去吧!”

众人忙回院子换衣服,林玉润落后几步担心的看向刘姨娘,却见她白着脸儿冲自己微微笑,

“快去吧!赵府的马车说是饭前就已候着了!”

刘姨娘转头又见到林夫人冷冷的一眼撇来,忙低了头由碧猗和红鸢扶着回了院子,林玉润也回了院子,不敢太过打扮,只把耳后两边长发分成三缕编成,在头顶上依次挽了髻,压住浓厚的头发垂直在身后,只用小小的珠花儿左右两边固定,耳坠子配了一套的珍珠紧贴在耳眼上。又选了半厚不薄的软罗短衫,下面是雪青色的长裙,又怕入夜天冷,找了件素色的披风带着,想了想,

“艾叶,把那妆台上黑漆的匣子给我拿来!”

艾叶听命拿过来,伸着脖见自家小姐打开来,里面却是躺着一个腕箍儿,黄金的身儿,上面镶满了各色的宝石,真是明晃晃扎人眼,

“小姐!什么时候得了这么个耀眼的玩意儿,这怕有半斤重了吧!”

林玉润听了直是笑,这人送东西只怕没有个章法,只一味把好东西镶在上面,却不知这东西沉得能砸死人,那里能戴,本想着收在匣子里,平日里闲来无事拿来把玩,但想来人家好心送来,一次不戴有些伤人,还是褪了手上的一对杂玉镯子,用左手戴了。

到了大门,众人也齐齐到大门处,正等人齐好上车,赵家的马车原是等在巷口处,此时见了林府门前有动静就驾了过来,两个小厮过来请安,女眷们避在后面只拿眼偷偷的瞧,

“请林老爷安,小的是赵府上大爷的跟班儿,给您老请安了!”

这两个人旁人不认得,林老爷常年在外走动,自然是认得,一个赵喜一个却是赵固,都是赵旭眼前得力的人,派了他们赶车来接,自然是十分看重他们家的圆姐儿,林老爷心中十分的妥帖,捋着胡子,点了点头,笑着命身后的人打赏了两人,

林玉淑与林玉萍并立在门后,隔着门缝,悄悄儿正打量着赵府的马车,平顶黑漆的车身倒也不显张扬,只是那拉车的两头白马,一水儿的雪白不见一根杂毛,高壮强健,如碗大的蹄子稳稳踩在青石板上,却竟是出了名的大宛马,车前挂得是左右两盏琉璃的气死风灯,大红的织锦是五福临门的花纹,新缝的面料在灯光下隐隐泛着光泽,车里什么摆设倒是看不清楚,只是光这马和灯就已可见赵家的豪富,琉璃灯本就是外番之物,价格高昂,像林家虽有,但都是放在书房又或是厅堂小心使用,那里随随便便挂在车头上摇来晃去,更不用说那两匹大宛马,本是千里的良驹,奈何竟做了拉车的苦力!

林玉淑、林玉萍看得眼里只觉牙根泛酸,虽说那赵一霸确不是个东西,但赵家倒是真正的豪富,吃穿用度自然不是林家这种中等富户可比,林玉润还没有嫁过去,这享福的事儿就来了!偏偏一旁的林玉洁还要在两人心中补上一刀,她正小声对身边的丫头藏花道,

“这赵家果然豪强,只是架马车就可一窥家底,只可惜那赵一霸不是什么好人,要不然倒也是我七妹妹的良配!”

一番话说林玉淑和林玉萍更是阴着脸,只在心里盼着那林玉润过了门被那赵一霸打死才好,转身见了林玉润过来,只见她虽一身素淡但难掩天生的好人材,步出门来立在那琉璃灯光下,竟似仙女儿自带了一层银光似的,晃得人心里发酸,牙根发痒,两人不由的又嫉又妒,十分着恼!盼只盼那赵一霸贪花好色,图了一时的新鲜,等再隔几年人老珠黄,看你还有什么风光!

“七姐儿,你过来!”

林老爷见她过来便招手唤道,林玉润无暇去揣摩自家姐妹的心思,走过来冲林老爷福了福,又隔了帷帽仔细看两个小厮,高壮的不认得,一脸讨喜模样的倒是认得,却是赵喜,见了她立时上来请安,

“七小姐,小得奉了我们家九小姐的命,迎您去观灯!”

又有那赶车的憨熊般一个汉子也跟着恭恭敬敬施礼,嗡声嗡气的道,

“小的赵固给小姐请安!”

林老爷见了十分满意,便催促道,

“既是赵家小姐相请,那圆姐儿就早去早回吧!”

“遵父命!”

林玉润冲林氏夫妇行了礼,又看了看躲在后面的刘姨娘,见她换了件浅粉的衣衫,脸上倒是回复了些血色,便又与兄长、姐姐们行了半礼就被艾叶扶着上了马车,林老爷吩咐两个家丁跟了上去,众人眼看马车离去,也上了自家马车向那灯市行去。

那马车儿载着玉润一路穿街过巷竟不在闹市中停留,径直奔着城北而去,艾叶有些不解扬声问道,

“赵喜哥,这马车是赶往那儿去?”

外面与赵固并排坐得赵喜忙转过头来隔着帘子答道,

“艾叶姐姐面前不敢拿大,您只需唤小的贱名即可,回艾叶姐姐的话,是我们家大爷道这街市上观灯,人挨人,人挤人,怕冲撞了小姐,便特定了城外梵叶寺的素斋,一会用了好上流崆塔上观灯!”

话说完,却是神色有些怪异,颇有些忍俊不禁在里面,林家主仆自然不知道他表情,林玉润知道这城外的秀茗山上的梵叶寺,这沧州出名的寺院,平日里城里的妇人们,烧香理佛都爱这处,但建于山巅上的流崆塔却不是谁人都可以上去的,平日里和尚们都锁了塔门,只有佳节里才放开,却是要奉了大把香油钱的才有这机缘,这流崆塔可以俯瞰整个沧州城,登上塔顶能把整个灯市看个分明,自然是观灯的大好所在,林玉润从小长在沧州城却是从未上去过!

“小姐,是去秀茗山!”

艾叶又惊又喜,林玉润也是微微一笑,撩了帘子向外观瞧,却见一路之上,街道两旁皆有彩灯悬挂,做各种式样,绘五彩图案,什么一团合气,哈合二仙、三阳开泰、锦绣四季、五子登科、八仙过海之类,又为专哄小孩儿做的鲤鱼灯、莲花灯、走马灯、兔儿灯……,五花八门,男女老少三五成群,停停走走,又观又赏又指又点,有高声大笑,又有低声私语,或聚停在灯摊前猜灯谜,或坐在食摊上进汤水,有小儿提着灯儿东跑西窜,争争吵吵要吃食,也有那小夫妻一前一后,半遮半掩的去拉手……,倒真真是一派太平盛世,和乐景象!

“小姐,真热闹!”

艾叶看得满眼冒光,马车一路跑出撤了宵禁的城门,北山秀茗山下更是热闹非凡,上山下山的香客们仍是络绎不绝,马车向右一转驶入了山道之中,两匹马儿轻轻快快便拉了马车左转右绕上了半山,

“大奶奶,到地儿了!您可小心着!”

赵喜跳下车来,卸了下车的马凳,林玉润扶了艾叶的手人已站在了一处院落前,

“这里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