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听说女友是超人

更新时间:2021-06-09 23:57:52

听说女友是超人 已完结

听说女友是超人

来源:落初 作者:遥个个 分类:言情 主角:綦盛江 人气:

《听说女友是超人》是遥个个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听说女友是超人》精彩章节节选:霓虹闪烁,灯火不夜,这是一个璀璨的世界,高楼大厦里谈天阔地的西装革履,地铁马路上日复一日的平凡庸碌,世界按部就班地轮回,夺目的依旧夺目,平凡的依旧平凡,没有什么不同。看,是谁在黑夜里微笑……ps:假温柔真汉子女主vs真·酷炫狂霸拽男主,男强女强,1V1,甜宠无虐,坑品保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从前经常和自己男朋友来这儿,每次都会点上一份戚风蛋糕,两个人可恩爱了!”莎莎指着坐在那边吃蛋糕的女孩,悄悄跟柜台上的几个闲人咬耳朵。

小悦立即反驳道:“他们不是情侣啦!”

莎莎反问:“怎么就不是了?不是恩恩爱/爱的么?”

小悦从这家甜品屋开业起就来了,算是老员工,虽说干着侍应生的活儿,但不大不小也是他们的头儿,莎莎是兼/职,关于八卦,到底不比小悦知道得多。

“最开始的时候是情侣啦,咱们店试营业的时候这个女孩儿就带着那会儿还是男朋友的男生一起来了,甜品屋开业两三年,他们经常来,我就见证他们分分合合不下八百回,后来,他俩彻底不做情/侣做起了好朋友好哥们儿,只不过别人一直觉得他们是情/侣而已。”

莎莎听了摇头直叹:“分了手还能做朋友啊!不简单!”

小悦盯着女孩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忽然皱眉道:“不过他们挺长时间没来了,现在变成只有女孩儿一个人来,真的陌路了也说不准。”

“哎!感情上的事,谁说得准呢!”

风铃声再度响起,米斓提着两大袋食材回来了,黎尔立马出去接手,轻轻/松松提着两袋东西进去了。

米斓揉着酸痛的手打散了聊八卦的几个人,“别聊了,各就各位,不许偷懒!”

话说这手还真痛,隔壁购物广场就有个大型超市,她进去后一路推着购物车,离开超市后才上手提着,那会儿都觉得重的要死,走了这几步更是觉得手不是自己的了,哪知黎尔这丫头提起来轻轻松松。

是的没错,黎尔还有个属性:怪力女。

公寓里的家务虽然基本由米斓承包了,但是真遇到搬重物什么的重活,全得靠黎尔,那力气,简直和她那张脸完全不配!

看到店里有熟客,米斓忙上前去打了声招呼,“小芝,好久没来了,这次怎么一个人?”那熟客就是刚才几个店员的八卦对象。

因为是老顾客,米斓已经熟识,甚至还有联络方式。米斓记得,这个叫小芝的女孩儿特别钟爱美食,经常会在朋友圈晒一些美食照片,而且每次都有男朋友陪着,虽然后来分了,但是好像没有影响到两个人的关系,仍旧一起搜罗美食,发朋友圈,就是最近不怎么刷到她的动态了。

小芝一反从前活泼跳脱的性子,说起话来声音弱弱的,“米斓姐,好久不见啊!”不过大方明朗的笑容却是没变。

米斓心细,一下子就察觉出她脸色不好,忙坐在小芝对面,正色问道:“怎么了?最近遇到什么麻烦了么?需不需要帮忙?你尽管开口!”

小芝看着眼前的戚风蛋糕,坐了半天,她只吃了一口,一点都没个吃货的样子。

“谢谢米斓姐,没什么事儿的,你不用担心。”

虽然强自打了精神,但米斓还是觉得不对劲,再看小芝头顶上多了个鸭舌帽,将脑袋捂得严严实实,上回见她的时候,还是一头靓丽的波浪卷,怎么这回就藏得一根头发丝儿都看不见了。

米斓狐疑地盯着小芝,小芝不好意思低头笑笑,说:“米斓姐,你们家的戚风蛋糕还是这么好吃,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惦记着要来吃一次。”她叉起一小块来,放进嘴里,声音很轻,但足够米斓听见。

“我怕再不来,以后就没机会了……”

心头咯噔一下,隐隐的猜想浮进脑海,米斓盯着小芝鸭舌帽的顶端,语气艰涩,“怎么会呢?你想吃随时可以来的啊,你是会员,给你打折呢……”

“我得了癌症……”小芝说,“晚期,最近一直在化疗。”

猜想得到验证,米斓的胸口一下子好像被什么给堵了似的,闷闷的,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久,才说:“薛泽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

薛泽就是那个和小芝分分合合的男生。

小芝摇了摇头,说:“他不知道,他在外面出差一个多月了。”

遇到这样的事,米斓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生死有命,在残忍的病魔面前,人都是脆弱的。不管说什么,好像也改变不了现实。

而现实就是,有一个充满蓬勃朝气和无限未来的女孩子,就要早早地走到生命尽头。

晚上的时候,米斓做了一桌子菜,却食之无味。

黎尔一边吃一边观察她的表情,她碗里那块糖醋排骨从头啃到尾到现在都没啃完一半。

她实在看不过去,夹了一筷子肉丝放进米斓碗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说来听听?”

米斓盯着碗里的肉丝叹了口气,又抬头盯着面前吃的开心的黎尔叹了口气,“如果每个人都能像你这样,睡醒就吃,吃完看个剧,看完剧就睡,睡醒了继续吃,没有那么多烦恼,就好了!”

黎尔歪头,为什么她没有听出这句话是在夸她?

啊,剧!说到剧,她的黄金剧场马上就要开播了!

黎尔这姑娘还有一大爱好,就是追剧,而且这个剧的类型……让米斓一度十分蛋疼。

“我的媳妇我的妈?上星期你看的不还是野蛮婆婆和刁蛮媳妇么?换了?”看到电视上播出的电视剧剧名时,米斓有一点内伤,没错,这个看起来就像天仙下凡,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美人儿她……沉迷于婆媳伦/理剧,无法自拔。

黎尔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里婆媳闹得不可开交,还不忘回答米斓的话,“啊,那个追完了,这个新播的,特别好看!这次的婆婆特别凶!超凶!但是媳妇儿也不是吃素的!”

米斓觉得这个时候,实在不适合……说心事。

于是米斓就陪着黎尔看了一晚上的黄金档婆媳家庭伦/理剧。

睡的时候,米斓抱着枕头来到黎尔的房间,美其名曰和她谈心。

夜色深沉,城市霓虹不息。

屋子里只留了一盏昏黄的壁灯,米斓靠在黎尔肩上,将今天和小芝对话的内容复述了一遍,末尾不禁感叹道:“虽然她没有告诉薛泽这件事儿,但我觉得她还是很想他能陪在自己身边的,哪一个女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希望自己最爱的人陪伴在身边呢?”

黎尔静静听着没说话。

米斓继续说:“这几年来,我亲眼看着他们分分合合这么多次,我也亲眼看到,他们有多么喜欢对方。”

黎尔皱眉,“喜欢为什么要分开呢?”

“有一种关系很微妙,友情之上,恋爱未满,比朋友关系多那么一点,又比情侣关系少那么一点,这个关系其实是很美妙的,但也很暧昧,他们之间矛盾太多,纠缠太多,可能这样的关系是最合适的吧。”

黎尔点点头,表示受教了。

米斓抱着她一只手臂,抬头看向她,昏暗的灯光下,她的侧脸毫无瑕疵,轮廓优美,美得令人心惊,让她一下子想到了神话传说中的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一夜的星空都比不过此时此刻的风华。

怎么会有这么完美无瑕的人呢。米斓想。

“黎黎,你有没有过爱的人?”

黎尔眨眨眼,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点头说:“算有吧。”

米斓一下来了精神,问道:“谁啊谁啊?”她很好奇是谁收服了大美人的芳心!

“我父亲。”黎尔说,瞥了眼米斓突然消沉下来的脸色,她轻轻笑道:“但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父母在我生下来的时候就因故过世了,是他收养了我,竭尽全力抚育我培养我长大。”

米斓仿佛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内心十分激荡,咽了口口水,幽幽道:“禁忌啊……”

黎尔拍了拍她的脑袋,笑说:“想什么呢?并不是你脑补的那样,我对我养父是孺慕之情,和亲人之间的爱。我很尊敬他,崇拜他。”

不知想到了什么,黎尔盯着前方笑得灿烂,语气郑重:“是他让我知道什么是家人。”

米斓觉得,这一刻的黎尔全身都散发出一种极其温暖的气息,让人忍不住靠近。所以在她的手抚上自己头顶的时候,米斓就像一个孩子一样,靠近母亲怀里寻求温暖安慰。

“你觉得很可惜是不是?”黎尔的声音也暖暖的,有令人心安的力量,“你不希望小芝就这么结束生命,更不希望一对有情人走向生离死别的结局……”

是啊,她就是这么心软,看到路边被遗弃的小猫就要去捡回来,就算奄奄一息还是要送它最后一程,让它舒舒服服地离开人世;看到路边辛苦工作汲汲营营的工人也会忍不住叹息;想到一个原本天真快乐的女孩生命即将终结,就止不住地难过。

黎尔一下一下温柔抚着她的头,她陷进这样的温柔里,渐渐沉入梦乡。

夜空灿烂,黎尔的笑也灿烂。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凌晨一点,小吃街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远处树荫下的石凳上,正坐着一个长衣长裤,头戴鸭舌帽的女孩。这个女孩正是小芝。

这些天,她将从前和薛泽去过的地方都去了一遍,最近治疗的情况比较好,她才得到机会出来,但是几天的劳累和悲伤,让她的情况急转直下,但她不想回医院,回到那个充满消毒水味道,充满死亡气息的,没有薛泽的地方。

以前他们经常光顾这条小吃街,她还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薛泽信誓旦旦地对她说:“我以后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以后咱们吃宵夜也要一群服务员恭恭敬敬地端进屋子来!”少年清秀的脸上朝气蓬勃,对未来充满希望。

她那个时候怎么回的来着?哦,对,她一筷子敲在少年的脑袋上,笑骂:“你就做白日梦吧你!还一群!真当自己款爷了啊!”

最开始的记忆都是快乐的,后来就渐渐变了,他们在这里吵过架,分过手,也和好过,慢慢的,他工作越来越忙,他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多,终于不再来这里了。

其实她知道,他只是花了太多时间去兑现当初那个承诺,他不是不爱她了,但女孩子似乎天生就这样,总希望喜欢的人天天依着自己,如果有一天男孩拒绝了,就是不重视自己了。

她低头回忆着当初的点点滴滴,脸上的眼泪越流越多,脸色越来越苍白,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花台上,就像半夜喝醉酒的女孩,没有引起狂欢中人的注意。

直到离得近的一桌三五个男人互相使了使眼色,试探着走过来将陷入昏迷中的女孩带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