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抢婚娇妻:boss男神快接招

更新时间:2021-06-13 02:19:38

抢婚娇妻:boss男神快接招 连载中

抢婚娇妻:boss男神快接招

来源:落初 作者:潇潇如月 分类:言情 主角:韩越韩氏 人气:

主角叫韩越韩氏的小说是《抢婚娇妻:boss男神快接招》,它的作者是潇潇如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天才女神医,携宝智斗心机表,穷屌抢钱抢饭碗,女神爆笑抢老公。boss霸道又冷血,发誓再爱谁,便天打五雷轰。自此撞上了云笙歌,大boss天天查天气预报,某女扯着嘴角笑问,“你怎么这么关心天气啊?”“因为爱上你,我怕天打五雷轰。”某女笑岔气。【1V1清水逗笑宠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视线慢慢上移,那俊美精致的轮廓上,一双漂亮狭长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云笙歌。

白皙娇嫩的肌肤,细化如斯,飘扬的碎发时尚的造型。

世界竟有如此美的人,不管他怎么变,她都能第一眼认出他。

眼眸渐变柔和,挂着浅浅的笑意,劫后重生的喜悦挂在了眼角,她轻轻吐气,“锦哥哥,真的是你,笙儿做了好长的一个梦,笙儿好害怕,好多人追杀我。锦哥哥,我是不是真的没有死,对不起。笙儿知道错了,笙儿不该不听你的话,锦哥哥,现在笙儿一无所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斜靠着墙壁的侯成玉锦满头黑线,不明所以。这个女人的脑子一定是给烧坏了,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想起狼狈逃窜出来的女人看似虚弱无力,他款步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温水端到了床边。

单手递给云笙歌,可惜她两只手都被裹得像粽子一样,拧着眉头坐在了床边将枕头贴在她的后背,将杯子凑近了云笙歌。

阴郁的脸颊上挂着莫名的表情,他这是怎么了?手脚不受控制,他侯成玉锦眼里除了青蓝,这世上便再也没有值得他可以付出的女人。

他将杯子掷在桌上,环着双臂,打量着云笙歌,笑的清浅,“你叫什么名字?知道我是谁吗?口中的锦哥哥你确定是我?”

察觉到这个女人真的认错了人,他倒是拧着眉头,侯成玉锦幽城第一美男子,怎么可能出现第二个人?

“。。”云笙歌莫名的看着侯成玉锦,眼里透着若有若无的失落感。云家没了,绝杀派没了,她一无所有,玖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锦哥哥是大安国的太子,韩皇灭了大安国,她的锦哥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略带警惕,她凝眸问,“你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云笙歌,锦哥哥。。”

还未说完,侯成玉锦无奈的打断了,“停,我真的不认识你,我叫侯成玉锦,你的名字我也根本就没有听过。不过幽城倒是有户姓云的。”只是他一时记不起是那家。

幽城?侯成玉锦?她的锦哥哥是叫玉锦,难道他为了躲避韩皇刻意改姓?

心有不甘,“锦哥哥,你真的不认识笙歌了么?笙儿现在只认识你,笙儿现在一个亲人都没有了,玖久,锦哥哥,你能帮我找到玖久吗?”

挑着眉毛,他勾着唇角戏虐一笑,“求我找人?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不过这里是马尔代夫,明天我要回国。你所要找的人应该是在幽城还是在那?”

茫然不知所措,她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我是幽城人,锦哥哥,我和玖久从悬崖上跳了下去,我记起来了,是幽城断魂崖。”

幽城断魂崖?好像是有这么一个悬崖,不过现在应该是风景名胜地。不过这一切跟他有什么关系?侯成玉锦觉得自己开始有些神经质了,这个女人的脑子已经坏了。

背过身,他幽怨般挑眉,似是想起什么,回身妖孽一笑。

“云笙歌是吧?笙歌?破竹生歌?倒是算个好名字,以后我喊你竹子吧。还有,不要喊我锦哥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了,要喊就喊锦少爷。还有,明天我可以给你卖机票,甚至派人送你去机场,不过以后出去不要说你认识我,更不要出现在青蓝面前,我不想她误会,更不想她生气。现在估计她最恨的人就是你了。”

见云笙歌蹙着眉头不语,他长舒了一口气,真想找个胶带把自己的嘴巴给黏上了,侯成玉锦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这么多废话?

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云笙歌,薄唇轻启笑的妖孽,“竹子,你昨天晚上和韩越发生了什么?今天为什么要逃走,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提起昨晚,云笙歌的脸颊青一阵红一阵,她十六年了,一直洁身自好,女人的贞洁甚至比命还要重要。

她无比珍贵的东西,却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强要了,羞愤感再起,况且是曾经对她挚爱最亲的锦哥哥面前,她羞愤埋着头。

若不是因为她大仇未报,一定选择**。

手指抓着丝缎锦被,皱起了一大片,侯成玉锦见她羞愤,大致也猜了出来。轻声浅笑,“你的手指都破了,再抓都该废了。不好意思说就不说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简单猜,不过这韩越会不会太急了些,你伤成这样,他也不放过你。要是青蓝知道一定会很难过,这件事情你可不可以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不想青蓝受伤。”

眼眸里窜着一丝错愕,青蓝是什么人?她的锦哥哥不疼她了吗?换了别人?也是,当初是她抛下了锦哥哥选择了南宫末。

长舒了一口气,强忍着眼泪不让下滑,她弱弱的点了点头。

“锦哥哥,今晚我住一晚,明天我就离开,不会连累你的。昨天我杀了人,所以他们追我。”杀人对她来说是简单随口的一件事,侯成玉锦脸色却铁青了。

后背僵硬,他蹙眉拽起了她的手腕,厉声质问,“你杀谁了?”

“花瓶砸了那个男人。。不知道他死了没。。”云笙歌被侯成玉锦的表情吓住了,见他缓缓疏散眉头松开了手。

轻声嗤笑了起来,侯成玉锦心情颇好的坐在了沙发上,甚至有些幸灾乐祸,“韩越啊韩越,幽城四少最霸气凌人的冷面霸少,欺负人惯了,终于你也栽了跟头。哈哈哈哈。”

一时不解,云笙歌轻声问,“锦哥哥,他会死吗?你认识他?”

“不会死,韩氏缺什么都不缺名医,花瓶砸了而已,韩越若是真是这么衰,那就不叫韩越了。”侯成玉锦全然不放在心上,豁达一笑,转而看向了云笙歌透着隐隐同情,“不过呢?你。。恐怕是惹上了大Ma烦。幽城韩氏家大业大,踩死你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这胆子也忒大了点。不过我好奇他究竟干了什么,你至于用花瓶砸了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