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暗香盈满袖

更新时间:2021-09-13 10:21:45

暗香盈满袖 连载中

暗香盈满袖

来源:落初 作者:梓陌子 分类:言情 主角:凌白翠 人气:

《暗香盈满袖》是梓陌子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暗香盈满袖》精彩章节节选:京都奇现无名女尸,名捕凌白奉命调查此案。两日后果然抓住一名红衣罪犯。  莫寒:捕快大人,你真的抓错人了。  凌白:是不是抓错了,你进牢里待两天就知道了。  凌白本以为一切皆已结束,可谁知两日后在京都城外再一次出现了,与之前死状相同的女尸。  莫寒:捕快大人我都说了我只个是扒手了。  凌白:你现在且是戴罪之身,等罪犯抓住了再说。  于是爱好女装的名捕便带着一个江湖怪手踏上了寻找袖里暗香的道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白细长的眸子微微眯起,露出一个嫌弃至极的样子。

察觉出凌白的不耐,莫寒也没自讨没趣,而是将一旁的枕头捡起放到床榻之上:“凌捕快先前让我查的东西虽然没查到,但是我却知道了你更在意的东西。”

可能是觉得莫寒不会骗他,凌白下了床,拿过放在一旁的外衣披上,而后点燃了桌上的烛台:“愿闻其详。”

莫寒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然后用手指沾着水在桌上写下两个字——残月。

凌白举着瓷杯的手一楞,将手中的瓷杯放下,一双星眸紧盯莫寒,声音带着些许兴奋:“你索说的可是残月蛊?!消息准确么?可是在殷城发现的?”

莫寒打开折扇轻摇:“自然是真的。弦月出,生长毕,残月成。”说着莫寒拿着折扇轻点桌案。

语落,凌白起身走至窗前抬头看向明月。果不其然半轮明月高悬天际。算算时日先刚好是凉月初八,恰巧是上弦月。

凌白转身,视线在包袱行李之上停留片刻,然后对莫寒道:“明日你随我去城主府一趟,如何?”莫寒自然不会放过和凌白相处的机会,立刻应道:“好!”

得到了莫寒的准确回答,凌白浅笑点头,然后将衣衫挂于木施之上,自己又躺回床榻上:“夜已深,莫公子也早些休息吧。”

凌白那模样显然是在赶客,莫寒笑着应道:“在下查案一天未留居所,不知凌大人可否让在下借宿一宿?”

“凌某现居客栈,仅有一张床榻,不知莫公子想在哪里休息?”

虽说凌白语气中已有一丝威胁之意,但莫寒又岂会害怕?

只见莫寒衣衫未解,走到软榻上坐下,悠然道:“床榻自然是凌大人的,只希望凌大人不要介意将着软榻借在下一晚即可。”

人已躺下,凌白又怎的好再次出口赶人?只好无奈起身将烛火吹了,然后回去休息罢了。

莫寒夜里睡得极安分,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可即使是这样,凌白依旧辗转难眠,也许只是因为屋子里多了一个人吧。

翌日莫寒神清气爽,而凌白的眼窝处却多了淡淡的青色。他坐在床榻之上发愣。及腰的长发略微凌乱,就连睡前的中衣也有些微微敞开的样子。

“凌大人昨晚休息的不好?”莫寒换了一套红衣,精气十足。从上扬的声音中就能听出他的心情不错。

凌白抬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眉心,冷言道:“出去。”

许是知道他要洗漱更衣了,莫寒极少数的乖乖听话,打开窗户一跃而出。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个油纸袋,里面是两个香气四溢的包子。

那时凌白正梳好长发,用一根素色的流云木簪固定,看着不走寻常路的莫寒摇头轻道:“为何公子总是不喜从正门走,次次都喜欢从窗户进出。”说完凌白起身,从莫寒的手中接过包子开口询问:“马车可是备好了?”

“何须马车?让在下抱着姑娘运着轻功直接过去还会快些。”莫寒笑脸盈盈道。凌白闭起双眼,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似乎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片刻之后睁眼道:“还是不劳烦公子了,奴家独自前往即可。”

“诶诶诶,我说笑的。我这就去备马车。”凌白的话才说到一半,莫寒就立刻挥手摇头,不再坚持。他本就是为了和凌白多些接触,若再坚持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凌白满意地看着莫寒的表现,而后将行李中的腰牌拿了出来。今天要做的事儿没这腰牌可不行。

大抵半柱香之后,凌白用完早膳,看起了之前所买的杂文奇谈。

“秀丽女子桌前坐,墨衣绣纹身上着。低头细阅掌中书,发丝微摆清风过。美!美!美!”莫寒一上来发现的就是这般美景,忍不住开口。

凌白将书放置一边,起身开口:“现在奴家终于知道公子的风流之名何处而来了。走吧,也该启程了。”

莫寒岂会不知道凌白前面一句话中的讽刺之意?他但笑不语,默默跟在凌白之后下了楼。待他走到马车前,凌白已经钻进了马车内:“破案经费不足,还请公子替奴家驾车了。”

听到了凌白的话,莫寒无奈地勾起了唇角,原先他那次不是轻功来轻功去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沦落到当别人的车夫,可现在他却任劳任怨的当着车夫。

莫寒驾车的技术极好,速度并不慢,但是车厢内却丝毫不慌,宛若马车尚未走动一般。有了免费的车夫,凌白在车厢内细细思考着现在已有的为数不多的线索。

“凌捕快?凌大人?”

“啊?如何?”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在外面的莫寒已经不知道叫唤了他多少声了。听到后凌白条件反射般的楞楞地回答。

“噗。”外面那人显然是在笑话他的出神,“无事,倘若凌大人觉得车厢里更为加舒适,那在下就先走了。”

说着莫寒下了车,但是却不再有其他声响,显然是在旁边等着他。于是凌白也不再墨迹,掀开帘子下了车。

两人还没走几步就被城主府外头守着的士兵拦了下来:“汝等何人,来此何事?”凌白淡定地将腰间的腰牌摘下,举着它在士兵眼前:“御赐金牌,见牌如见人。我要见你们家城主。”

两个士兵互相对视一眼,显然是在怀疑那块金牌的真假。最后一人先行离去,另一人依旧在门口站着,阻止二人进入。好在离开的那人并没有让凌白和莫寒等太久,少顷便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着土黄色锦袍,头戴乌冠帽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想必那就是殷城的城主了。

城主到后,将两人迎到了会客厅,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不知二位今日前来可是为了何事?”

凌白此刻一身女装不好开口,于是给莫寒打了个眼势,下一个莫寒心领神会:“我们主仆二人自此作何你身为城主竟然不知?”

此话一出,城主的额头上冒出了点点冷汗,但是却碍于礼节不能抬手拭去,只能仍有它们慢慢滑落,那感觉很是难受。

面前两人的身份他虽是不知,但是就凭那一块御赐金牌就能说明两人的身份比其他而已,定然是只高不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