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碧水清莲

更新时间:2021-03-08 15:13:45

碧水清莲 连载中

碧水清莲

来源:落初 作者:天下尘埃 分类:言情 主角:易奇秦阶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碧水清莲》的小说,是作者天下尘埃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十八年前的恩怨纠葛,一个女人,让两名悍将结下不解的宿怨,令天下两分。  十八年后凭借天险苍灵渡,阻碍圣驾回朝之路,王师与逆贼,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倚水对峙。  到底是怎样的爱,又到底是怎样的恨,将所有的情份付诸了幽幽流水……  荷香垸莲花怒放,一段掩埋了十九年前的恩怨情仇,再现苍灵渡。  是谁,曾在渡口丢失了深爱?又是谁,将她付爱的心绝望?  生命逝去,她是否已经化身为福祉之莲,爱和善良,是否能扭转乾坤,决定战事的逆转?  在雪尘马上,身披银光闪闪的铠甲,他是俊美威武、精明凌厉的小将军,然而卸下戎装,他又是一番怎样的面容?  不该开始的错爱,在刀光血影中展现柔情,他的身份揭开了一个惊人的真相,却幽怨了一份泣血的辜负。  是为天下苍生担待,还是纠结个人情仇?  是回归那荣华富贵,还是卸甲追寻清平之乐?  除去血染的征衣,拂落经年的浮尘,他和她的身影,映照在渡口的夕阳里,静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废话少说,我不会降的,”沐广驰一出声,浑厚浓重:“要杀要剐,随便你。”

“我不敢杀你,也不敢剐你,”安王撩起战袍下端,坐了下来,沉声道:“你儿子用血淋淋的长戟指着我说,‘辱我父亲者,我必杀之!伤我父亲者,我必诛其满门!杀我父亲者,我必灭其九族!’”

“我,焉敢动你?”安王说着,望过来,目光静静地落在沐广驰脸上。

沐广驰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声音更沉:“你把他怎么样了?”

“我没把他怎么样,”安王垂下眼帘:“就象我没把你怎么样一样……”抬起眼,又看着沐广驰:“非但如此,他还连杀我两员大将,刺伤我世子,把箭射到了我的发髻上,还恐吓了我,然后他还扬言,过几日,便叫我乖乖地把你送回去……”

沐广驰忽地笑了一下,眼神里注满了嘲讽,揶揄道:“感觉如何啊?”

安王沉默片刻,如实回答:“不好。”

哈哈,哈哈,沐广驰大笑道:“你当年的意气风发呢?”

“被你们打过了淮河,还谈什么意气风发?!”安王自嘲地说。

哼,沐广驰重重地哼了一声,喝茶。

安王默默地给他续上茶水,低声道:“你儿子,把通州城围了,逼我交出你……”他眼皮一掀,一股精光透出来:“你觉得,他会这么轻易赢么?”

“你想把他怎样?!”沐广驰陡然变脸。

安王默然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沐广驰猛一下抓起茶杯,摔到了地上,恨声道:“你休得伤他!”

“伤了他,你一定会后悔的!”他恶狠狠地说着,眼睛里透出一股浓烈的杀气。

令人窒息的沉默之后,安王淡淡一笑:“沐广驰,我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已经没有你在乎的东西了……”

“他不是东西!他是我儿子!”沐广驰气势汹汹地一摆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低声吼道:“我的!”

“没人跟你抢儿子……”安王慢悠悠地说:“我有五个儿子呢。”心里却在感慨,沐广驰也有气急的时候,他的一贯持重,只因为没有戳到痛处。

沐广驰阴鸷地瞪着他,忽然凛声道:“因为多,所以不在乎,对祉莲也是这样吗?”

骤然间,安王变了脸色,他倏地一下站起身来,额上青筋暴起,嘴唇轻微地抖了几下,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复又坐下去。

沉吟良久,安王低声道:“沐广驰,我们以前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吗?”

沐广驰猛然咆哮起来:“她的命可以一笔勾销吗?”

房间里瞬间陷入无声,静得可以听见彼此鼻子里粗粗的喘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安王轻轻地叹了一声:“我们不说她了吧,谈谈国事、正事……”

“她就是正事!”沐广驰愤怒地一挥手,恨声道:“其他的都是破事!”

安王深吸一口气,幽声道:“我们已经十七年未如此相近了……”

“你为什么不能好好爱她?”沐广驰猛地用力地一拍桌子,吼道:“老子这个问题在心里憋了十七年了,就等着问你!”

桌子拍得山响,好像就要散架,那吼声也如雷贯耳,惊得门外的刺竹和世子浑身一震,两人对视一眼,满是狐疑又满是诧异。

但是屋子里,襂人地安静。

许久之后,还是安王先说话,话语平缓:“你,还是放不下么?可是,不管怎么说,你也到底还是娶妻生子了……”

“那跟你无关!”沐广驰厉声道:“回答我的问题!”

安王顿了顿,轻声道:“我是爱她的。”

“我是问你为什么不能好好爱她。”沐广驰狠狠地瞪着他。

安王默然片刻,慢慢地说:“我们都是男人,男人,有三妻四妾很正常,一个男人,一辈子,也不可能只爱一个女人……我现在,还有六个夫人,但是,当年祉莲是四夫人,自她死了后,安王府里,有五夫人、六夫人、七夫人,就是没有四夫人,并且永远都不会再有四夫人。别的夫人若是故世,下面的是可以往上排的,但是四夫人,只能是祉莲……”

“我以为,你是能理解我的。虽然你爱她,毕竟她已经死了,你还活着,所以,不管你多么爱她,你还是要娶妻生子……”安王说得很慢,一直看着沐广驰,话语沉沉:“我只能告诉你,我是爱她的,在我心里,她跟别的夫人不一样。就像你,你也娶妻了,但在你心里,祉莲肯定也跟你的妻子不一样。”

“她跟别人不一样,是因为,她为你而死,是吗?”沐广驰的声音里,透着寒意森森。

“不完全是……”安王默然道:“更确切地说,她为我而死,令她在我心里,愈发地跟别人不一样。”

“是我的女人,我都会对她好,”安王幽声道:“七个夫人,肯定有我特别喜欢的,也有一般般的,只不过,我通常都不会表现出来。我不想厚此薄彼,让她们心生罅隙。”

沐广驰冷笑一声:“你想告诉我的就是,你最多,就是心里喜欢祉莲比别人多一点点?”

安王默然片刻,回答:“可以这么理解。”

沐广驰的眼光淡淡地从安王身上转向别处,沉声道:“那你知道她想要什么?”

安王低声道:“她想我只爱她一个人……”

“你错了。”沐广驰咬牙道:“她没那么贪心,她只想要你特别一点的爱。”

安王沉默了。

“她只想用你一点特别的爱,来安慰自己,给自己活下去的勇气,”沐广驰的声音渐渐悲凉:“她只想做你最后一个女人,虽然明知不可能,她还是祈望,自己是王府最后一个夫人……”

“对你来说,要求太高了吧?”沐广驰的话语里,恨意渐浓。

踌躇片刻,安王还是说了实话:“我做不到……”他抬头看看沐广驰:“你也做不到的……”

沐广驰脸上漫过一丝嘲讽:“我做得到。”

安王怔了一下,细声道:“你……你不也……”

“你以为,是男人都象你一样滥情?!”沐广驰不屑道:“我没娶妻,”正要说下半句话,他陡然停住,飞快地看安王一眼,不响了。

安王恍然道:“没娶亲?就是暗地里找了个女人,生了个儿子——”

“既延续了香火,又保全了对她的爱……”安王沉吟着,有些尖刻地说:“在你这里,她是享有了特别的爱……”

破天荒的,面对这样的揶揄,沐广驰没有发怒,也没有反驳,只是纠结着眉头,没有说话,仿佛有些心事。

“沐广驰,为了一个女人……”安王很担心会再次激怒他,只能试探着去。

“你不会在乎她,所以我说你的爱,都是狗屁!”沐广驰冷冷地斜一眼过来,怨声道:“你有那么多夫人,何必还来跟我夺她?得到了她,你又不好好去爱,好好珍惜……你当然不用在乎她,可是你知道吗,她就是我的生命,我的全部!”

“你永远也不知道她对我有多重要……”他的手,重重地抹了一把脸:“你有那么多的女人,你就不应该,把她从我身边抢走……你不应该,不好好爱她,不应该让她伤心,不应该,用她来换你的命……”

“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沐广驰说着,默然合眼。

又一阵长久的沉默。

“话都说开了,”安王轻声道:“我们是不是,可以暂时把那些私人恩怨抛开一下,好好谈谈形势?”

“这五天来,你已经谈得上天入地了,”沐广驰漠然道:“没有用,我不会降的。”

安王低沉道:“我一直,都敬你是条真正的汉子……不管从前恩怨如何,我都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那些恩怨不会过去的,我们,也不可能是朋友。”沐广驰绝然道。

安王思忖着,说:“要不,你说,我怎样做,才能让恩怨一笔勾销?”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亲手刺她一剑,”沐广驰痛苦地闭上眼睛,少顷,睁开,又是恨意凌厉:“这十七年来,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刺你一剑!”

“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安王率性道:“我就还你一剑。”

哼,说得轻巧,沐广驰冷笑道:“吃我一剑,你还有命?!”

安王淡然一笑:“祉莲为我,死在你的剑下,你要怪在我的头上,也不过份,我就当,还你一剑,还祉莲一命,那些过去,也就结了……”

“一条命而已,你小看我安修了,我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安王幽声道:“我打仗,早把生死置之度外,若是现时就死在你的剑下,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只是遗憾,天下战乱不断,百姓流离失所,我徒有抱负,却未捷而亡……”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想死。”沐广驰忍不住冷笑:“惺惺作态。”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安王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继而又说:“当年祉莲为什么要死?她是不想看见战争的……”

“她只是个女人,她不懂什么战争不战争,她只想得到丈夫的爱而已,”沐广驰漠然道:“既然得不到,那就用特别的方式,让你记住她的死……连我都替她悲哀。”

“她是为我而死,但是同时,她也是为了让你放那些百姓过渡口,难道不是吗?”安王平缓而犀利地回了一句。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能了解她的想法……你如此地不懂她,她怎么会爱上你的?”沐广驰长叹一声,痛心道:“祉莲,你真不该爱他,真不该救他啊——”

安王心底一阵抽搐,尖锐的疼痛不可抑止地袭来,他握紧拳头,缓缓地站起了身,硬着身体朝外走去。

“你承受不起了是吗?”身后,想起了沐广驰阴沉的声音:“我就是要把你困在苍灵渡,要让你天天面对这熟悉的景物,逃避不了十七年前的一幕,让你的记忆折磨你……我要告诉祉莲,你终于记得她了!就算你记性不好,我也会,用这种特别的方式,让你时时刻刻地想起她来……这是她想要的,我给她!”

安王缓缓地转过身来,失落道:“这一年多,你把我困在苍灵渡,就是为了报复我?”

“是。”沐广驰的嘴角滑过一丝得意的笑意:“她用命换你过了渡,你既然过来了,就永远,都别想回去。”

“我一直以为,你不攻我,是心有余善;阻扰我过渡,是因为对淮王有义,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祉莲……”安王怅然道:“我以君子之心,度你小人之腹……”他长叹一声,仰天道:“祉莲,你在天之灵,看到了吗?你告诉我,这真是你想要的吗?”

你那么善良,你用生命换我过渡,换百洲城的百姓过渡,如今,淮南的百姓还在淮王的苛政下挣扎,我欲挥师南下,却被苍灵渡一水阻隔,困顿难行,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我不相信!我死都不相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